四隻狗│

撰文/greamo


有四隻狗遊蕩在城市裡頭,牠們有各自的特色,隱約印象中領頭的是一個黑色短毛的母狗(這點真的讓我很驚異和喜歡),牠的乳頭數了數,因為距離遙遠大概有八個、十個、十二個?用偶數來計算,即使是側面也能概估;晃來晃去鬆鬆垮垮,尾巴翹起來像是祭司高舉的杖,牠們將越過貧脊到達更加富饒的垃圾堆去。


喇叭聲叭啦叭啦,指示燈沒有亮,但牠們已經動身。黃色的垂耳朵與白色長穗甩甩尾巴跟在母黑狗兩側,一隻仍套著咖啡色皮圈的、好像是㹴、那一類嘴吧側面看來像我的桌燈的狗,落在後頭橫越了半個馬路。現在牠們到達中島上頭了。


這條馬路被認為風水不太好,主要是這個大道總有車子想要違規左轉,因為當初都市規劃決策者的不體察,或者遙想遠一點是蔣公覺得台灣不用建太好反正等著打回去,馬路就蓋成一定得要在這邊違規左轉,否則下個左轉會是半個小時後的地步。紅燈行人走時,力圖投機左轉車將被那決策者做的第二件蠢事而蓋出的巨大捷運支撐柱給擋住視線,那是龐大的水泥圍起圈來彷彿神木,甫一入視線得好一陣子無法穿透那邊有什麼東西將無可躲避,所以必須靠大聲的喇叭提醒行人(好像用布蓋住自己的車玻璃然後大喊大叫)說自己必須左轉啊,給我閃開。


每次行人經過這個至今沒有死過人的斑馬線時,因為沒有死過人而痛恨著沒人管這件事,然後又探頭探腦地飛奔到對岸慶幸自己沒撞翻到陰曹地府。


那幾隻狗狗踏上中島,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啊。


見證著烏托邦就還是遠得狠了。

 

 

---------

在整理Bloger的時候,一位匿名小天使和我說,透過了這裡而連結過去的

──啊,好懷念的感覺啊XD

那種穿梭在大家的部落格

打心得打到手痠的日子(咦)

只是我在幾年前認知到自己的時間使用極限,是無能再四處拜訪的了

對替我留言的朋友感到深深虧欠而跑到封閉的箱庭裏頭

就這樣過了快兩年多,還是三年左右的時光

偶爾還是有偷看大家的文章的:D

 

這中間仍做了一些創作,不過都太二次元了XDDD

圖以後只更在這邊,六天風云(Bloger)

然後痞克邦後台改的好讚啊XDD

 

Posted by gream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人類的可替代性/

 文/greamo

 

關注別人的缺陷

並且使之注目

是忘記了目標或是尚未找尋的人做的事

有哪些方程式解不出來,有哪些謎團仍然神秘,有什麼地方未有人跡;

提琴的弦即將拉出第一個DO,

畫筆調色正是最完美的時候,

浪板衝上浪尖高峰,

作家打出「楔」這個字,

導演大喊開始,

踏上空無一人清晨馬路的清道夫,

頭頂釁門閉合學會了走路,

你睡醒睜開眼睛開始了新的一天,

或是嬰兒生命出生。

──假設忙著,那是二十四小時都不夠用,我們何德何能去浪費?可能你下一秒就死去。

 

但那是可以替代的,就如審美觀的逐漸相似,再也沒有特殊之美

我們追求的模板形似,追求的音律形似,追求的藝術形似,甚至連道德規則,社會規則亦形似

我們變成了可替代的人

或許是因為我們本來就因為是人,所以最後就是有個人該有的樣子

我們學習模仿某一種,並成為你心目中/別人心目中適合那個樣子的人

我們看傳記,學習成功經驗,「站上巨人的肩膀」

但是並非獨你一個

可惜並非獨你一個 

可憐並非獨你一個

你是可替代的。

(除卻家人之間,也許是因為血的特別)

 

就算知道了那麼又怎麼樣,不用試圖改變啊

(就跟貓的習性已經被我們捉摸得透少有差錯。)

不然你想變成什麼?新,人嗎?

不可能啊,不然照個輻射好了,看看會不會突變。

可能輻射不夠強,過程不夠忍耐,所以只能夠變的噁心而已。

 

致予:

遲緩而且噁心的,但堅持接受慢性輻射的我們。

(或許大家討厭被包含,可我好孤單啊)

 

****

看到無聊的新聞,騎車路上冷風大吹,心情不美麗(碎碎念)

把無聊的東西打下來,抱歉荼毒你的眼睛(大笑)

迷上AE跑去組了個電腦,謝謝我的弟弟。

Posted by gream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8) 人氣()

  • Sep 30 Tue 2014 01:24
  • 妖精

妖精芙蘿拉-640  

  在以前我還能對我自己畫的圖侃侃而談,說這裡原本想要什麼,那裡得不到什麼

  現在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失去述說圖的能力。

  幾天前有人問我怎麼畫圖,我真答不上......

 

  昨天晚上很懷念以前畫的漫畫,我重新看過一次,晚上就夢到自己跌到大海裡面OTL(糖果中毒這篇)

  夏日50繪系列作品的其中一篇草稿已經畫完,但是沒有動筆XDDD

  不論是因為大四下的忙碌,還是找到工作的忙碌,或是最近一直在畫其他東西的忙碌,都讓我擱置這部分很久

  現在想想痞客邦的廣告也不那麼面目可憎,我應該會找個時間把版面拉寬一點,好放得下漫畫的部分XDDD

  今天就先這樣,Be safe.

 

 

 

 

Posted by gream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8) 人氣()

IMG_1660    

 

Adagio(慢板)

攝影/greamo 撰文/greamo

  最近我弟迷上一種「創作機甲」的外國遊戲,名為ROBOT CRAFT 

  英文的好處是,FUCK這個字全世界通用,多麼偉大,就連比髒話的手指都不一定只是中指,但FUCK一定會懂。只要知道這個字,好像縱橫遊戲界就是無敵了(當然必要的登入sign in/out/up還是必須清楚的,不然帳號密碼要打在哪......)

  ──扯遠了,我弟衝著這個,把他的人生處子機器人拼成了國際語言;當他登入遊戲,黑屏數十秒後螢幕亮起,赫然發現周遭他的那些臨時組成的「戰友」們圍繞著他。我弟很白目的説:喂OOO(我的名)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熱衷創作,讓別人看見自己的作品真有成就感!

  聽聞此言,我除了聳肩還能幹麻?

  

  我開始進入一種緩慢的告別式,這大概跟我沒有參加畢業典禮有關,好像仍然處在學生狀態,拿起背包和同事說書包,跟老闆說話不小心講出您,覺得可以學到和學校一樣多的東西,覺得同事就像同學。

  有一個姊姊大我兩三歲,她身上散發一種使我趨之若鶩的味道,和她聊天我能毫不避諱自己偶爾幼稚的樣子;雖然她會有我無法接受的地方,但是我知道自己也有她所不能接受的,「忍讓」這個詞用起來不恰當──我喜歡「包容」兩個字。這個姊姊總是刻意避開敏感的話題,包含家人怎麼樣,學業怎麼樣,對他人小心過頭,對自己被冒犯又容許甚多。有一次我看見她吃不完剩下的東西,就直接討要來吃,而這,或許已經超出她的好球帶,她就跟以前的我一樣──說來慚愧,看見她就像看見過去謹慎地和人接觸的我──覺得人和人的口水相交,是不能隨便完成的事。

  我那種破壞性的頑童心態冒出了芽,好想改變她。

  不過那也是想想而已。也是自己想通的,當然,現在的我也覺得那又怎麼樣。

  可能也只是源自、驚愣於好不容易消失的以為的缺口,

  卻突然以另外一種形式在我身上生存。

 

 

  最近很著迷關於分別跟莫名其妙就結束了的故事,我要推薦津田雅美的《天狼星》以及竹田青茲編導的所有動畫作品;他們兩位我認為,也是奉獻自己一生去致力世界美好的人。be safe.

  

  2014-09-12日記

  我還沒回留言的話,是因為我還沒想好要怎麼回,我要認真的(讓你們有壓力地)回應你們。ㄎㄎㄎ

Posted by gream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5) 人氣()

GIANT

文/greamo 圖/螢幕截圖(分享一個別人的創作吧,點圖可到達)

 

  每次走出公司,不論是為了什麼事;吃飯,到來,離去,我都會看到那一片兩棟大樓夾擊之間的橫向紅看板,那個顏色儼然掉漆,是手動塗上曾經鮮豔的咖啡加上黃的棕紅,不論是什麼時候的天空都把那塊招牌所在的地方襯的非常有味道,我深深著迷。

   我在打腹稿,如果哪天在我身邊的誰(最大可能是同事)問起我:藝術是什麼?我便會瀟灑地往那紅色指去。那就是藝術啊。看,那是藝術呦。至今沒人有興致問起我這個問題,說的也是。

  在誇獎我母親自滿不已的苦瓜湯,我不吝嗇大聲誇讚,嘩,這簡直是藝術啊。我媽說這個味道剛剛好吧?我頑皮回答:對,非常苦......。我媽笑罵我吃不得苦,之前也是,叫我幫忙打掃一下就在哇哇叫了。然後突然要我跟她學著做菜,否則以後怎麼辦呦......。哪有什麼以後,我柔軟地想。

  此時此刻我只是又想起不論何時,不論太陽和天空的顏色如何,不論陰影是否參與,都完美的不可思議地紅色看板,我站在那裡像是要射擊一樣把它拍下來。

  等待下一個人自己發現它,那麼它就是永恆了。

  一隻黑狗的地盤意識十分靠近狹窄的馬路邊,我經過的時候牠便會因此狂吠不止,更可惡的是牠是不被拴住的狗──我不是說狗一定要被怎麼樣,畢竟牠的主人就是要牠自由行動以保衛家園,喔,從我選擇動物的牠字開始,就很明顯是有著人畜之分的自大心理,我想也不必多做解釋了;我當時真的很討厭那個傢伙。

  我弟和我說他存有兩個電話,一個是「好狗」電話,一個是「壞狗」電話;起因在他騎著腳踏車被幾隻野狗狂追害他跌倒,他氣憤發誓要剷除他們(雖然從沒打過),聽到我害怕的描述,他彷彿找到發洩點,逼問我要不要打那個電話,不敢打的話他要幫我打。我問,「壞狗」電話是怎麼樣的?就是十二天以後沒人領養就安樂死啊。

  我突然有點結巴,那隻黑狗──那隻狗真的很可能被主人放棄,牠就是那樣的一只黑狗,我前面說牠有主人只是為了讓憤怒增加一個流向選擇──牠流浪到一個地方,被一個假好心的人餵食,安居在那,以為安全,劃分地盤在那,以為那是永遠的主人,守護在那。等到電話一打通,消防署還是什麼的過去問了,他們將會逼問那個搖搖欲墜檳榔攤的主人:你看是要罰款,還是狗帶走,自己選一個......想到那隻癩痢皮的黑狗被從自己的領土和主人身旁剝奪,我突然萌起殺意,把那個賣檳榔的殺死。

  你看,你就是心軟呦。

  我弟這麼和我說。

  但我覺得這是愛呦,如果你未來想養些什麼,你會感謝我的。

  弟弟哪天自己發現,這樣這也是永恆了。

 

2014-07-30日記(很長呦)

 

Posted by gream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人氣()

周家包子  

 

文/greamo 攝影/greamo

 

  無言了,當我弟撅著屁股用一種偷偷摸摸的音調和我說話,我就渾身反感、危機感大增──忒馬底,肯定我又吃了他暗虧!

  最近以來他的身材像吹氣球一樣的脹大,就算是天秤座天生愛美的天性也無法抵禦他強悍的無時不刻湧現之食慾,半夜十一點他說,在冰箱裡面看到一盤放得很整齊的菜,問我那個是不是明天你便當裡面要裝的。

  我沒有好臉色(從剛開始看到他那聳樣開始):「對。」

  老弟:「怎麼辦?我吃了......。」

  呵呵,能怎麼辦,怎麼你這麼貪吃不能幫我吃小強啊,呵呵。

  這種令人無力的馬後炮(已是累犯,不想改)我也只能打出來碎碎念......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況且我對人肉又沒興趣!然後我聽見老媽的咆哮,因為她也發現她準備的夜宵憑空消失──在我親愛弟弟的肚子裡。

 

2014-07-23(明天又要早起唉)

 

Posted by greamo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