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ing    

攝影與文/greamo

        我的死黨進去裡面已經好多天了,學校的課也很少來上,因為敝人家裏說的明白點是「深藍」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抱持著半是懷疑、半是猶豫的觀點在看待這件事--很怕這終究只是一場徒勞無功的惡鬥。但是我這種自以為預料到結局的想法其實不過是退縮,我沒有勇氣站進去,在看到別人頭破血流後更甚。

        今天去巨匠電腦報名相關課程,一個超美麗的姊姊--我對她的第一印象真的很好,眼睛像是會吸人,左頰的黎窩讓人心動,但是,她說我這個時候還想到要報名,真的是很有主見的人,不像有些學生不知道上進,還在反服貿不敢面對競爭......。

        那種好感一下全碎了,令我措手不及地。驚訝發現比起好像是「我早就吃過苦我知道你們只是在掙扎」、「與其做些沒必要的事情和公權力抗爭不如好好把握你能把握的」那種洞悉世事千瘡百孔安全的臉,還是那些被稱為「追逐夢想和無所畏懼、甚至笨的要死也要做」的學生們、更令我喜歡。

        她笑得好安全,我腦中萬般思緒飛過,決定也給她一個安全的笑臉,我們坐在這裡,真的很安全,對吧?至少我在未來經過這位面前不必提心吊膽地被盃葛或人際犧牲。教授好像說得對,我們應該是要過去的(但至少別打卡就走)然後,我應該跟父母說嗎?首先我這麼愛家肯定捨不得讓老媽擔心的;就是有我這種亂七八糟打了一堆還是沒去的人。

        或許老師說的平乏無味的時代正在過去,我們身在歷史卻不知道這正是歷史,太陽花學運居然是以後會和子孫講的東西,前提是言論仍然自由。

        希望你們能得到想要的,即使失去一點也能開心的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whdogness  

粉紅人|

文/greamo 攝影/greamo

        有個人從踩上電扶梯之始便引起我的注意,儘管我只是匆匆一瞥甚至毫無何種念頭,我鄧鄧鄧在左線道迅速通過,只知道那個人全身粉紅。

        我呢,對於粉紅並不是太喜歡的,但稍褐一點的膚紅,稍顯朱丹的玫紅卻是我的罩門,所以囊括此類「粉紅」之一字我也並不討厭。而那約莫到我胸膛高度的,全身粉紅,分辨不出年齡,綁短悍馬尾,右肩一亮粉提包,手上粉紅機殼……。這些難以用言語說出的齊整是在發現她居然和我搭同輛公車且將在同站下車的觀察。或許是我的眼神太過露骨,她轉頭看我一眼。

        覆又轉過回去。拿出手機滑動後,塞回口袋。此時我們的站到了。

        短短幾分鐘,真的很難判別她到底是孩子,還是已經大人。

        我在策劃自己可能應該上前搭訕,但是她有帶傘,雨天沒辦法是我替她撐傘的理由,於是理智在這裡叫我停止了,我只能一路尾隨她(其實是意外地道路相同)然後突然地,她轉身朝我走來。原來這條人行道在工程中,我和她只好繞回馬路邊緣,撐著傘繼續前進。

        如果我走在她前面,我可能會先看到那工程告示牌,然後回身告訴那裡是條死路,然後,我就會知道她的年齡。

       現在我沒機會去猜她到底幾歲了,不解的謎,一個很無聊想知道的答案而已,所以就叫她粉紅人罷(不是粉紅女孩或粉紅阿姨)。我突然想知道那是不是一個特別早熟的孩子,一個人搭電車,一個人從遠處回家,玩的是line通訊,知道陌生人一向冷漠。

        我只是想確認自己的童年是不是已經過去了。

 

2014-02-19 日記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LORRAINE-650px  

 

要開學了,原本想趁著寒假把一篇夏日系列的漫畫畫完...(草稿有了但還沒上色啊...)

但是要準備英文考試,加上人類的惰性(閒了就玩一下下下下的遊戲...)所以沒辦法顧到這裡

難得畫張圖還是要出來曬一下

謝謝過去來這兒喝茶的格友們,咔咔咔,我會儘快回覆的,明天放學後應該有時間...吧!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behinding    

|等到發現已經說出口的

撰文/greamo  攝影/greamo     

       等回過神來,我發現話已經說了,正在暗暗懊悔自己的信口開河,轉頭卻發現老媽笑得一臉燦爛。原來她是這麼容易討好的人嗎。

       今天是影片發表的日子。我人有一個壞習慣,適逢喜事,精神爽朗,就會胡亂答應一通事後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例如今天剛剛回家,老媽桌上擺著一大碗超美味滷肉,拌在飯上,又甜,又鹹,又香,我口裡不停稱讚:哇,媽媽你這根本可以拿出去賣了!

       老媽嚇了一跳:你怎麼知道我想賣啊?我想在菜市場找個位子,就賣這個滷肉。

       「啊,很好啊,我可以幫你想個招牌……摁,就叫『最好吃拌飯滷肉』吧?」母親聽了以後,越想越覺得不錯,不過那個「最好吃」還是拿掉吧,就叫拌飯滷肉罷了。我不依不饒:什麼啊,就是要噱頭,你懂嗎?噱頭……。對話到這兒,我們盯著電視沈靜了好幾分鐘。家人真是神奇啊,說話沒頭沒尾,不論中間間隔多長,從來卻沒有找話的時候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宇宙-winter.jpg  

 

天氣真的很冷昂,另外預祝各位聖誕快樂!(當天我很可能消失)

這裡一直有更新...我只是浮上來跟大家說一下這件事情(艸)真是不甘寂寞啊...

而這篇應該可以分類在「生活雜感」吧,雖然實在沒什麼東西好講。

 

晚安。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芒草4.jpg  

|拍攝當天的早晨

攝影/greamo 撰文/greamo

 

        我有一次不是說嗎,夢到外國小說課的影片發表,我白痴似的和兩個外國人擊掌的故事。雖然並沒有金髮碧眼的外國人,但是我們組裡面還是有幾位不同國籍(嗯,中國來的朋友)一起參與這次的拍攝。從一開始的劇本到後來的分鏡甚至是拍攝現場演員的導演,我的意見都非常多,真的很感謝那些願意忍受我龜毛的組員。

        同學N走在走廊的盡頭,那時是十一點的陽光,彷彿早晨金黃色的延續,那樣子從遙遠的窗框中投射進來,把N的影子透得灰藍和灰金。我把腳架架著,看著相機裡的她在螢幕裡越顯越小。

        N說,我們好像在完成什麼電影夢一樣,兩個人在這邊拍著。是啊,周圍不認識的,上下課的或是和我和N一樣是蹺課的同學們,因為我們的行為默默繞開,默默等我們拍完,甚至在電梯前面NG好幾次,旁邊的路人還是耐心的等待......。我好像真正參與《聽說桐島退部了》其中的魔魅昏黃。

        如果再來一次,希望還是這些人一起跟我走過。我是這樣想的。

        那麼,以下是隨手拍拍: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