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andateing.png  

 

雜言|

其實原本還有一張更好看的,
是煙火砸在地上,而我的角色成了星星的模樣的照片。
可惜電腦重灌沒救出來(搥地)

 

         因為遊戲突然倒了變得很消沉的我,在戰友們決定轉戰海外的時候復活了!這樣說來還真的是瘋狂的事情,台灣還玩不夠,跑去和外國人玩(笑)但是都已經大四了,就任性一回也無妨吧。

        在最開始玩遊戲的時候真的很緊張啊,如果外國人和自己說話該怎麼辦呢?殊不知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因為他們打起字來縮減的非常厲害,一律以某單字開頭作為溝通交流,呈現天書的狀態,我只要把自己當成瞎子,就萬事OK了......。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嬲與嫐

 文/greamo (2013-08-13)

 

那大概是我國中時候的事情吧,弟弟偉因和我談到當年紅極一時的漫畫《滑頭鬼之孫》:「姊姊,你不覺得裡面的主角陸雄變成妖怪以後,那個頭髮很奇怪嗎?後面長長的一大搓,在漫畫裡面畫起來只要臉稍微偏一點就整個歪過去,雖然很帥,但真的很奇怪啊……。」

「那是漫畫啊,做什麼都不奇怪吧。」

「還是很怪啊。」

我弟弟就是這樣的人,但凡覺得奇怪的事,也非得想讓人認為那是真正奇怪、新奇;同樣地,他覺得討厭的,喜歡的,所有人都應該是相同感受才是。這樣子尋求同類同感的作法理應讓人心生厭煩,卻因為弟弟有著一雙明媚撲閃的大眼,滅卻擁有負面想法的心──我弟弟真的很可愛,真的。和他相比起來,我簡直就是個男人。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Lucas.jpg     

 

|走向被綁架的思維

文/greamo 圖/greamo 音樂自動播放/Aim Too High(2013-08-08)

       

        最近一直在看繪圖相關的書,右腦總有翻攪的感覺。這樣講來可能太過誇張,但是真的。各種思緒雜亂無可名狀,但心情自前天晚上起便抑鬱難以釋懷。可能八月的我特別衰,最喜歡的遊戲倒了,二十幾個遊戲裡的戰友迷茫不知該往何處去,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吧,如果我們命定緣份本該如此,謝謝大家三年的陪伴了,珍重。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百米衝刺

文/greamo (2013-08-05)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同夢中那樣渾身濕透,發抖地抱緊了自己的身體。近幾年開始我便不斷做著同一種夢,渾身光裸,身體蜷曲,似胎兒般吸收著液體過活──那兒的水有冷有熱,偶爾會有一股神祕莫測的力量吸收著我吐出的氣,而通常在那股力量掃蕩過後,我會虛弱得幾乎死去,那時我便痛苦地轉醒。 

「莎莉──起床了嗎?」

「嗯。」我翻身下床找起褲子,「娜娜我的褲子呢?妳幫我收到哪去了!」

「沒收啊,明明是妳自己沒放好。」她半個身子探出廚房對我大吼,突然地鍋鏟著急朝時鐘比劃了下,「妳要遲到了!」

我又一次不修邊幅的出了家門,雖然總想著要好好打扮,但敵不過時間緊迫的摧殘。我親吻一下父親的照片,踏著雨水上學。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脊椎側彎的困擾

文/greamo 圖/greamo (2013-08-04)

 

        大概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吧,因為長期的坐姿不良,我開始感覺到左邊脊骨靠近蝴蝶骨的地方很容易酸脹,但當時沒想那麼多,考試佔據自己絕大心神,根本無法管自己的身體呈現什麼樣的狀態。一直到有一次我們社團開會,當時高中學生很流行把書包掛在椅背,而我書包東西總是裝得很多,那重量像是有人惡作劇兩手將椅子往下拉倒一般,而我沒往後看,傻傻的坐上去,不幸地,俺的尾椎就撞上椅面的尖角處,痛的我說不出話,簡直比千年殺還疼啊(不要問我怎麼知道千年殺有多疼),直到現在久坐都會產生微微的麻痛感。從那時起我便意識到骨頭是影響人很深的東西。

        然後到上禮拜五,我那忽視很久的脊椎側彎問題突然展現,我感覺自己左側脊椎每動一下都會壓迫到不知道什麼東西,尖銳刺痛的感覺,那種感覺還會牽連到頭部,太陽穴附近的神經一突一突地像是有個閃光在那邊閃一下,行動間受制非常,我這個典型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看醫生,而是上網查解決辦法(大家要記得去看醫生喔不要像這個人一樣),發現脊椎側彎產生的影響我都佔了,決定要依照上面教的矯正運動嘗試看看。

文章標籤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4b2675c325ed75012e299d9c86e762e9-d3fesp5

 
  |浸入膠水的人人人 

文/greamo 圖/網路 (2013/08/03)

         逢夏雨時節,傍晚令人措手不及的傾盆大雨是在所難免的了,但總是有一兩個不夠信邪,包裡一個雨具也無,狼狽地在雨中穿梭。這條路上大概只有狗和臨時出門買涼的小鬼和自己一樣了吧!我這樣想。

        一隻狗穿過人行道,那爪子掠過磚路「噠噠」底聲響、混著全身我膚上的感受,只覺透著些微冷意。

        再怎麼護著,成為落湯雞的事實是不能改變的了。

        而且我只是怕丟臉而已。其他的一點都不重要。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