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知半解|

文/greamo 音樂不自動播放/Runaway

 

        今天早晨起床,混沌昏黃整個木質地板被略略曖昧之晨光照耀時,我們家加蓋的樓中樓顯得樓上我的房特別低矮猶如觸摸天際沾染壁癌之閣樓,我那只達腰身底窗像是《莎拉公主》在落魄倫敦洗練的清晨,19世紀特有的蒸氣瀰漫,無數晦暗中投射近來地第一束晨光,一如我仍處於低血糖的腦中,回盪著夢中最後一幕,播送的《Runaway》。

        開學已經有段時間,在最開始的適應不良(具體舉例便是如廁般時常遲課的我)到認命地早晨,如今七點三十分的我,明明一點多才睡的骨架嘎嘎嘎的抗議下的我,還是忍不住在這時候醒了。(但是今天沒有課啊……)

        有時候覺得人際關係真是複雜啊。但回家時看到弟弟在電腦前面沒心沒肺地走路結果腳趾撞到桌底,痛到蹲下,威嚇的說:「笑什麼?你在笑啥?」還特地用台語重複一遍的樣子,讓我真的是無比、開心不已。我幾乎愛上單純的這種感情,沒有劃分,沒有不永遠。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樂耳

文/greamo 字數統計/4932 (2013-09-16)

最後修改日期(2013-09-18)

 

        高中生是怎麼樣的存在呢?雖然我才滿三十不久,卻已經很難去體會當時的心情了。不論是被惡意撬掉壞損的一磚一瓦,還是飽富感情在角落寫下髒話情話和人名的牆面,都只能讓我產生「不守規矩啊」這種想法。

        真的是,只要越想,就越發使人無法愉悅。

        尤其想到自己未來就任的地方是個鄉下地區的三流高中,對剛海歸的青年才俊而言,真的是一件讓人難以忍受的事情吧!

        邊這麼想著,我已穿過一條由楊樹林圍拱而成的長廊。哄鬧吵雜的學生們推攘在學校臨時搭建的室內活動中心入口,內部劃滿白色出界線的綠色膠皮地板被學生們的鞋子刮出尖銳的摩擦聲,而鐵皮屋頂兩端分別掛著籃框,以及場地中央兩側樹立的網柱表示著這兒只要雨天,隨時可以成為任何一種球場的樣子。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