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ing    

攝影與文/greamo

        我的死黨進去裡面已經好多天了,學校的課也很少來上,因為敝人家裏說的明白點是「深藍」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抱持著半是懷疑、半是猶豫的觀點在看待這件事--很怕這終究只是一場徒勞無功的惡鬥。但是我這種自以為預料到結局的想法其實不過是退縮,我沒有勇氣站進去,在看到別人頭破血流後更甚。

        今天去巨匠電腦報名相關課程,一個超美麗的姊姊--我對她的第一印象真的很好,眼睛像是會吸人,左頰的黎窩讓人心動,但是,她說我這個時候還想到要報名,真的是很有主見的人,不像有些學生不知道上進,還在反服貿不敢面對競爭......。

        那種好感一下全碎了,令我措手不及地。驚訝發現比起好像是「我早就吃過苦我知道你們只是在掙扎」、「與其做些沒必要的事情和公權力抗爭不如好好把握你能把握的」那種洞悉世事千瘡百孔安全的臉,還是那些被稱為「追逐夢想和無所畏懼、甚至笨的要死也要做」的學生們、更令我喜歡。

        她笑得好安全,我腦中萬般思緒飛過,決定也給她一個安全的笑臉,我們坐在這裡,真的很安全,對吧?至少我在未來經過這位面前不必提心吊膽地被盃葛或人際犧牲。教授好像說得對,我們應該是要過去的(但至少別打卡就走)然後,我應該跟父母說嗎?首先我這麼愛家肯定捨不得讓老媽擔心的;就是有我這種亂七八糟打了一堆還是沒去的人。

        或許老師說的平乏無味的時代正在過去,我們身在歷史卻不知道這正是歷史,太陽花學運居然是以後會和子孫講的東西,前提是言論仍然自由。

        希望你們能得到想要的,即使失去一點也能開心的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