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IANT

文/greamo 圖/螢幕截圖(分享一個別人的創作吧,點圖可到達)

 

  每次走出公司,不論是為了什麼事;吃飯,到來,離去,我都會看到那一片兩棟大樓夾擊之間的橫向紅看板,那個顏色儼然掉漆,是手動塗上曾經鮮豔的咖啡加上黃的棕紅,不論是什麼時候的天空都把那塊招牌所在的地方襯的非常有味道,我深深著迷。

   我在打腹稿,如果哪天在我身邊的誰(最大可能是同事)問起我:藝術是什麼?我便會瀟灑地往那紅色指去。那就是藝術啊。看,那是藝術呦。至今沒人有興致問起我這個問題,說的也是。

  在誇獎我母親自滿不已的苦瓜湯,我不吝嗇大聲誇讚,嘩,這簡直是藝術啊。我媽說這個味道剛剛好吧?我頑皮回答:對,非常苦......。我媽笑罵我吃不得苦,之前也是,叫我幫忙打掃一下就在哇哇叫了。然後突然要我跟她學著做菜,否則以後怎麼辦呦......。哪有什麼以後,我柔軟地想。

  此時此刻我只是又想起不論何時,不論太陽和天空的顏色如何,不論陰影是否參與,都完美的不可思議地紅色看板,我站在那裡像是要射擊一樣把它拍下來。

  等待下一個人自己發現它,那麼它就是永恆了。

  一隻黑狗的地盤意識十分靠近狹窄的馬路邊,我經過的時候牠便會因此狂吠不止,更可惡的是牠是不被拴住的狗──我不是說狗一定要被怎麼樣,畢竟牠的主人就是要牠自由行動以保衛家園,喔,從我選擇動物的牠字開始,就很明顯是有著人畜之分的自大心理,我想也不必多做解釋了;我當時真的很討厭那個傢伙。

  我弟和我說他存有兩個電話,一個是「好狗」電話,一個是「壞狗」電話;起因在他騎著腳踏車被幾隻野狗狂追害他跌倒,他氣憤發誓要剷除他們(雖然從沒打過),聽到我害怕的描述,他彷彿找到發洩點,逼問我要不要打那個電話,不敢打的話他要幫我打。我問,「壞狗」電話是怎麼樣的?就是十二天以後沒人領養就安樂死啊。

  我突然有點結巴,那隻黑狗──那隻狗真的很可能被主人放棄,牠就是那樣的一只黑狗,我前面說牠有主人只是為了讓憤怒增加一個流向選擇──牠流浪到一個地方,被一個假好心的人餵食,安居在那,以為安全,劃分地盤在那,以為那是永遠的主人,守護在那。等到電話一打通,消防署還是什麼的過去問了,他們將會逼問那個搖搖欲墜檳榔攤的主人:你看是要罰款,還是狗帶走,自己選一個......想到那隻癩痢皮的黑狗被從自己的領土和主人身旁剝奪,我突然萌起殺意,把那個賣檳榔的殺死。

  你看,你就是心軟呦。

  我弟這麼和我說。

  但我覺得這是愛呦,如果你未來想養些什麼,你會感謝我的。

  弟弟哪天自己發現,這樣這也是永恆了。

 

2014-07-30日記(很長呦)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周家包子  

 

文/greamo 攝影/greamo

 

  無言了,當我弟撅著屁股用一種偷偷摸摸的音調和我說話,我就渾身反感、危機感大增──忒馬底,肯定我又吃了他暗虧!

  最近以來他的身材像吹氣球一樣的脹大,就算是天秤座天生愛美的天性也無法抵禦他強悍的無時不刻湧現之食慾,半夜十一點他說,在冰箱裡面看到一盤放得很整齊的菜,問我那個是不是明天你便當裡面要裝的。

  我沒有好臉色(從剛開始看到他那聳樣開始):「對。」

  老弟:「怎麼辦?我吃了......。」

  呵呵,能怎麼辦,怎麼你這麼貪吃不能幫我吃小強啊,呵呵。

  這種令人無力的馬後炮(已是累犯,不想改)我也只能打出來碎碎念......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況且我對人肉又沒興趣!然後我聽見老媽的咆哮,因為她也發現她準備的夜宵憑空消失──在我親愛弟弟的肚子裡。

 

2014-07-23(明天又要早起唉)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BIKE  

 

文/greamo  攝影/greamo

 

  我弟弟大喊一聲,迫使我慢吞吞地轉頭。

  他正在看一台電視節目,上面一個變態拿著電鋸追著女主角,女人逃到一個矮櫃(反正就是某種遮掩處)緊張、祈禱對方不要發現自己──但是一個噴嚏毀了她,實際上是那個比我想像中可能會出現的戲劇張力之噴嚏還大的呼吸聲毀了她,那個變態馬上轉頭、登登、背景音樂伴隨尖叫一下,嚇得我弟痛罵。

  他說每次女主角都是這樣、膽小又愛尖叫。

  身為女權主義者(自稱)的我馬上跳起來不滿的說:明明就是你們大男人主義沒辦法接受男人也會尖叫這件事,為了戲劇張力才讓女生背這黑鍋......

  此時我弟肯定後悔為什麼要嘴賤,因為他那句可能因為害怕發出的抱怨被我逮住,導致他接下來註定沒辦法專心看殺人魔又分屍幾個肉塊,我開始莘莘教導:你要知道,這些都是影集、就跟小說漫畫一樣不現實,現實生活中多少英勇女性比你們男人還有擔當,看看早上那個新聞,一個女的在跌下樓的時候臨危不亂把她的姪子一個高拋三分拋上陽台犧牲自己,這個才叫做現實好嗎?你看看你......

 

  我必須承認,我不懂為什麼你們要讓社會塑造一個女性柔弱容易害怕尖叫,你們在平常時候覺得本來如此,而這個認知卻在女性可能真的遇到事情(也許又尖叫了)你們卻會無法接受(像是這個時候才宣導男人女人是同一個物種)。社會環境給女人設定了一個習慣,而習慣又是後天學習;既然你們無法接受,就別再錯誤宣導......。

  我弟把電視關掉、逕自上樓。

 

2014-07-20(資資!電鋸聲)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Forest

 

 文/greamo 攝影/greamo

 

  真的,上次如果有看過我碎碎念的人應該都知道吧(關於我扭傷這件事)

  我變的對蟲很神經質,買了各種除蟑和螞蟻藥,聽信各種偏方,用薰衣草精油塗地......

  但是直到我要摸插座來給平板充電的時候碰到蜘蛛網,我仍然不可避免地大叫兼之扭到舊傷,我的膽小個性並不是可以藉著那些外物武裝的。

  尤其我發現打死蟑螂就等於打死自己以後,覺得更可怕了。喂,很意外對吧,永遠無法預知頭上會有什麼東西掉下來壓扁自己,我也很好奇為什麼蟑螂看到他的天敵(我自己以為啦)還能毫無畏懼地衝過來?我弟摸透我的個性,給了一個我滿意的,有點幻想的答案:因為它們活在二次元裡面,而你是三次元啊,它又看不到妳?所以我滿足了,這個答案我接受,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它才能毫無顧忌地朝我衝來(被嚇到的小強偏偏往我這個要殺死它的人方向跑真是莫名其妙),然後我假裝自己是三次元的神把它──捏死了。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greamo

 

  早上起床,左肩痛的要死。

  母親大人終於幫我買了床──之前因為那個床髒髒的,又據說不能洗,陪伴我多年的床墊就這樣丟了......我睡在不知哪來的單人椰子床上度過了幾個夜晚,幾乎每天都會跌到地上,異常苦逼。(喂,我弟是會睡醒頭上腳下的人,我的症狀算輕微了!)

  每次都沒辦法阻止老媽幫我買東西,有時候令人哭笑不得,例如我現在穿在腳上的裸襪,奇異的螢光黃加螢光藍,但我還記得以前看過的一本書,講述一個母親買給小孩東西的心理等云云......所以我不是沒有拒絕的穿出門了嗎。

  我媽最近又買了一個包包給我,說是一千四,很棒的包包,剎那我真的很想大喊別再買給我了──好像是害怕還不完的心態,每見母親白髮漸稀越無法拒絕;我真的不應該去修什麼生死哲學課程,害我對死亡患得患失。

  母親大人終於幫我買了雙人床──我的肩膀自從六月初因為蒼蠅扭到──那個時候是凌晨五點左右,天氣比起正午的悶濕相對清爽,我穿著無袖雪紡紗得意自得地在野外拍照,突然肩上癢羊的,我往左一看,一只肥碩蒼蠅停在那兒。當時我只是想到「大便啦!」然後左肩甩了一下,結果就......扭到了。

  當時凌晨五點,我說過了,四周空曠無比,沒有任何人可以求救。反正我也蹲在地上痛到無法出聲。而單人床讓我注定未來睡得更不安穩。

  覺得自己還年輕、肩膀的痠痛反正一陣子就好了吧?所謂傷筋動骨一百天,六月到現在頂多四十幾,就算痠痛也仍然正常吧?但我就是去看中醫打算拿調經的藥的時候,嘴賤問櫃台一句:「請問這裡可以幫人治療扭傷嗎?」於是我多付了五十(健保費一百二再加上)給一個少年推拿。那時候還挺害羞的,害我都沒有去感覺自己肩膀的狀況,有幾個動作我根本是被對方抱著啊!

  所以我今天早上起床,肩膀好痛好痛喔──

 

2014-07-11(哭哭)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ul 03 Thu 2014 12:00
  • 念舊

文/greamo

 

  自從我最常用的筆記本用完以後,我就度過了一段不知道要寫在哪裡的時期。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有「就是感覺不對啊!」任性,把自己變成方形的模樣。

  我四處尋覓(導致一路上想到的、看到的、被打到的、令人流眼淚的片段通通分散在你所能想到的任何廢紙上,例如剛剛擦過眼淚的衛生紙──我沒有丟掉,通通收起來並耐心等待)

  老師看我可憐給了我一本吉娃娃筆記本,橫翻有磁鐵可以緊緊掩住的那種,那裡頭的吉娃娃渾身短毛盯著我,不論我翻到哪一頁──我的意思是,那就像網頁側邊隨著拉霸移動的廣告一樣虎視眈眈,因為牠根本就是一本專門推銷吉娃娃狗食的筆記本啊,尤其下面總有段標語:「......幫助磨牙、口腔保健、特製顆粒、合適小嘴、減少糞便量及臭味......」

  (老師吶,這一定也是您不要的東西吧。)

 

  後來我還是找到了,不然我幹嘛講出來呢?我的意思是,因為那樣會破壞「咒語」,我告訴自己要找到,提前講了就會找不到了,大概是這樣......。

  新來的這本寫起來特順手,上面明晃晃地印了「2009」字樣,正是那年某個公司送給老爸的萬用記事本。在我的搜刮下現在已經瞞著對方成為我的了。可惜不是膠裝,嘖。

 

  老闆有一次看到我手上的新朋友,突然問我是不是很念舊?

  我略略停頓,回答了是,然後老闆沒說什麼就離開了。

  在當時我想,這樣回答應該有加分吧?因為念舊不就代表忠誠嗎?我覺得這兩者應該勉強能搭上關係的。

  老闆會對我比較安心吧,在我不小心打了好幾個呵欠以後

 

2014-07-03日記(上班)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