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660    

 

Adagio(慢板)

攝影/greamo 撰文/greamo

  最近我弟迷上一種「創作機甲」的外國遊戲,名為ROBOT CRAFT 

  英文的好處是,FUCK這個字全世界通用,多麼偉大,就連比髒話的手指都不一定只是中指,但FUCK一定會懂。只要知道這個字,好像縱橫遊戲界就是無敵了(當然必要的登入sign in/out/up還是必須清楚的,不然帳號密碼要打在哪......)

  ──扯遠了,我弟衝著這個,把他的人生處子機器人拼成了國際語言;當他登入遊戲,黑屏數十秒後螢幕亮起,赫然發現周遭他的那些臨時組成的「戰友」們圍繞著他。我弟很白目的説:喂OOO(我的名)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熱衷創作,讓別人看見自己的作品真有成就感!

  聽聞此言,我除了聳肩還能幹麻?

  

  我開始進入一種緩慢的告別式,這大概跟我沒有參加畢業典禮有關,好像仍然處在學生狀態,拿起背包和同事說書包,跟老闆說話不小心講出您,覺得可以學到和學校一樣多的東西,覺得同事就像同學。

  有一個姊姊大我兩三歲,她身上散發一種使我趨之若鶩的味道,和她聊天我能毫不避諱自己偶爾幼稚的樣子;雖然她會有我無法接受的地方,但是我知道自己也有她所不能接受的,「忍讓」這個詞用起來不恰當──我喜歡「包容」兩個字。這個姊姊總是刻意避開敏感的話題,包含家人怎麼樣,學業怎麼樣,對他人小心過頭,對自己被冒犯又容許甚多。有一次我看見她吃不完剩下的東西,就直接討要來吃,而這,或許已經超出她的好球帶,她就跟以前的我一樣──說來慚愧,看見她就像看見過去謹慎地和人接觸的我──覺得人和人的口水相交,是不能隨便完成的事。

  我那種破壞性的頑童心態冒出了芽,好想改變她。

  不過那也是想想而已。也是自己想通的,當然,現在的我也覺得那又怎麼樣。

  可能也只是源自、驚愣於好不容易消失的以為的缺口,

  卻突然以另外一種形式在我身上生存。

 

 

  最近很著迷關於分別跟莫名其妙就結束了的故事,我要推薦津田雅美的《天狼星》以及竹田青茲編導的所有動畫作品;他們兩位我認為,也是奉獻自己一生去致力世界美好的人。be safe.

  

  2014-09-12日記

  我還沒回留言的話,是因為我還沒想好要怎麼回,我要認真的(讓你們有壓力地)回應你們。ㄎㄎㄎ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