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雜言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隻狗│

撰文/greamo


有四隻狗遊蕩在城市裡頭,牠們有各自的特色,隱約印象中領頭的是一個黑色短毛的母狗(這點真的讓我很驚異和喜歡),牠的乳頭數了數,因為距離遙遠大概有八個、十個、十二個?用偶數來計算,即使是側面也能概估;晃來晃去鬆鬆垮垮,尾巴翹起來像是祭司高舉的杖,牠們將越過貧脊到達更加富饒的垃圾堆去。


喇叭聲叭啦叭啦,指示燈沒有亮,但牠們已經動身。黃色的垂耳朵與白色長穗甩甩尾巴跟在母黑狗兩側,一隻仍套著咖啡色皮圈的、好像是㹴、那一類嘴吧側面看來像我的桌燈的狗,落在後頭橫越了半個馬路。現在牠們到達中島上頭了。


這條馬路被認為風水不太好,主要是這個大道總有車子想要違規左轉,因為當初都市規劃決策者的不體察,或者遙想遠一點是蔣公覺得台灣不用建太好反正等著打回去,馬路就蓋成一定得要在這邊違規左轉,否則下個左轉會是半個小時後的地步。紅燈行人走時,力圖投機左轉車將被那決策者做的第二件蠢事而蓋出的巨大捷運支撐柱給擋住視線,那是龐大的水泥圍起圈來彷彿神木,甫一入視線得好一陣子無法穿透那邊有什麼東西將無可躲避,所以必須靠大聲的喇叭提醒行人(好像用布蓋住自己的車玻璃然後大喊大叫)說自己必須左轉啊,給我閃開。


每次行人經過這個至今沒有死過人的斑馬線時,因為沒有死過人而痛恨著沒人管這件事,然後又探頭探腦地飛奔到對岸慶幸自己沒撞翻到陰曹地府。


那幾隻狗狗踏上中島,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啊。


見證著烏托邦就還是遠得狠了。

 

 

---------

在整理Bloger的時候,一位匿名小天使和我說,透過了這裡而連結過去的

──啊,好懷念的感覺啊XD

那種穿梭在大家的部落格

打心得打到手痠的日子(咦)

只是我在幾年前認知到自己的時間使用極限,是無能再四處拜訪的了

對替我留言的朋友感到深深虧欠而跑到封閉的箱庭裏頭

就這樣過了快兩年多,還是三年左右的時光

偶爾還是有偷看大家的文章的:D

 

這中間仍做了一些創作,不過都太二次元了XDDD

圖以後只更在這邊,六天風云(Bloger)

然後痞克邦後台改的好讚啊XDD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人類的可替代性/

 文/greamo

 

關注別人的缺陷

並且使之注目

是忘記了目標或是尚未找尋的人做的事

有哪些方程式解不出來,有哪些謎團仍然神秘,有什麼地方未有人跡;

提琴的弦即將拉出第一個DO,

畫筆調色正是最完美的時候,

浪板衝上浪尖高峰,

作家打出「楔」這個字,

導演大喊開始,

踏上空無一人清晨馬路的清道夫,

頭頂釁門閉合學會了走路,

你睡醒睜開眼睛開始了新的一天,

或是嬰兒生命出生。

──假設忙著,那是二十四小時都不夠用,我們何德何能去浪費?可能你下一秒就死去。

 

但那是可以替代的,就如審美觀的逐漸相似,再也沒有特殊之美

我們追求的模板形似,追求的音律形似,追求的藝術形似,甚至連道德規則,社會規則亦形似

我們變成了可替代的人

或許是因為我們本來就因為是人,所以最後就是有個人該有的樣子

我們學習模仿某一種,並成為你心目中/別人心目中適合那個樣子的人

我們看傳記,學習成功經驗,「站上巨人的肩膀」

但是並非獨你一個

可惜並非獨你一個 

可憐並非獨你一個

你是可替代的。

(除卻家人之間,也許是因為血的特別)

 

就算知道了那麼又怎麼樣,不用試圖改變啊

(就跟貓的習性已經被我們捉摸得透少有差錯。)

不然你想變成什麼?新,人嗎?

不可能啊,不然照個輻射好了,看看會不會突變。

可能輻射不夠強,過程不夠忍耐,所以只能夠變的噁心而已。

 

致予:

遲緩而且噁心的,但堅持接受慢性輻射的我們。

(或許大家討厭被包含,可我好孤單啊)

 

****

看到無聊的新聞,騎車路上冷風大吹,心情不美麗(碎碎念)

把無聊的東西打下來,抱歉荼毒你的眼睛(大笑)

迷上AE跑去組了個電腦,謝謝我的弟弟。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IMG_1660    

 

Adagio(慢板)

攝影/greamo 撰文/greamo

  最近我弟迷上一種「創作機甲」的外國遊戲,名為ROBOT CRAFT 

  英文的好處是,FUCK這個字全世界通用,多麼偉大,就連比髒話的手指都不一定只是中指,但FUCK一定會懂。只要知道這個字,好像縱橫遊戲界就是無敵了(當然必要的登入sign in/out/up還是必須清楚的,不然帳號密碼要打在哪......)

  ──扯遠了,我弟衝著這個,把他的人生處子機器人拼成了國際語言;當他登入遊戲,黑屏數十秒後螢幕亮起,赫然發現周遭他的那些臨時組成的「戰友」們圍繞著他。我弟很白目的説:喂OOO(我的名)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熱衷創作,讓別人看見自己的作品真有成就感!

  聽聞此言,我除了聳肩還能幹麻?

  

  我開始進入一種緩慢的告別式,這大概跟我沒有參加畢業典禮有關,好像仍然處在學生狀態,拿起背包和同事說書包,跟老闆說話不小心講出您,覺得可以學到和學校一樣多的東西,覺得同事就像同學。

  有一個姊姊大我兩三歲,她身上散發一種使我趨之若鶩的味道,和她聊天我能毫不避諱自己偶爾幼稚的樣子;雖然她會有我無法接受的地方,但是我知道自己也有她所不能接受的,「忍讓」這個詞用起來不恰當──我喜歡「包容」兩個字。這個姊姊總是刻意避開敏感的話題,包含家人怎麼樣,學業怎麼樣,對他人小心過頭,對自己被冒犯又容許甚多。有一次我看見她吃不完剩下的東西,就直接討要來吃,而這,或許已經超出她的好球帶,她就跟以前的我一樣──說來慚愧,看見她就像看見過去謹慎地和人接觸的我──覺得人和人的口水相交,是不能隨便完成的事。

  我那種破壞性的頑童心態冒出了芽,好想改變她。

  不過那也是想想而已。也是自己想通的,當然,現在的我也覺得那又怎麼樣。

  可能也只是源自、驚愣於好不容易消失的以為的缺口,

  卻突然以另外一種形式在我身上生存。

 

 

  最近很著迷關於分別跟莫名其妙就結束了的故事,我要推薦津田雅美的《天狼星》以及竹田青茲編導的所有動畫作品;他們兩位我認為,也是奉獻自己一生去致力世界美好的人。be safe.

  

  2014-09-12日記

  我還沒回留言的話,是因為我還沒想好要怎麼回,我要認真的(讓你們有壓力地)回應你們。ㄎㄎㄎ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GIANT

文/greamo 圖/螢幕截圖(分享一個別人的創作吧,點圖可到達)

 

  每次走出公司,不論是為了什麼事;吃飯,到來,離去,我都會看到那一片兩棟大樓夾擊之間的橫向紅看板,那個顏色儼然掉漆,是手動塗上曾經鮮豔的咖啡加上黃的棕紅,不論是什麼時候的天空都把那塊招牌所在的地方襯的非常有味道,我深深著迷。

   我在打腹稿,如果哪天在我身邊的誰(最大可能是同事)問起我:藝術是什麼?我便會瀟灑地往那紅色指去。那就是藝術啊。看,那是藝術呦。至今沒人有興致問起我這個問題,說的也是。

  在誇獎我母親自滿不已的苦瓜湯,我不吝嗇大聲誇讚,嘩,這簡直是藝術啊。我媽說這個味道剛剛好吧?我頑皮回答:對,非常苦......。我媽笑罵我吃不得苦,之前也是,叫我幫忙打掃一下就在哇哇叫了。然後突然要我跟她學著做菜,否則以後怎麼辦呦......。哪有什麼以後,我柔軟地想。

  此時此刻我只是又想起不論何時,不論太陽和天空的顏色如何,不論陰影是否參與,都完美的不可思議地紅色看板,我站在那裡像是要射擊一樣把它拍下來。

  等待下一個人自己發現它,那麼它就是永恆了。

  一隻黑狗的地盤意識十分靠近狹窄的馬路邊,我經過的時候牠便會因此狂吠不止,更可惡的是牠是不被拴住的狗──我不是說狗一定要被怎麼樣,畢竟牠的主人就是要牠自由行動以保衛家園,喔,從我選擇動物的牠字開始,就很明顯是有著人畜之分的自大心理,我想也不必多做解釋了;我當時真的很討厭那個傢伙。

  我弟和我說他存有兩個電話,一個是「好狗」電話,一個是「壞狗」電話;起因在他騎著腳踏車被幾隻野狗狂追害他跌倒,他氣憤發誓要剷除他們(雖然從沒打過),聽到我害怕的描述,他彷彿找到發洩點,逼問我要不要打那個電話,不敢打的話他要幫我打。我問,「壞狗」電話是怎麼樣的?就是十二天以後沒人領養就安樂死啊。

  我突然有點結巴,那隻黑狗──那隻狗真的很可能被主人放棄,牠就是那樣的一只黑狗,我前面說牠有主人只是為了讓憤怒增加一個流向選擇──牠流浪到一個地方,被一個假好心的人餵食,安居在那,以為安全,劃分地盤在那,以為那是永遠的主人,守護在那。等到電話一打通,消防署還是什麼的過去問了,他們將會逼問那個搖搖欲墜檳榔攤的主人:你看是要罰款,還是狗帶走,自己選一個......想到那隻癩痢皮的黑狗被從自己的領土和主人身旁剝奪,我突然萌起殺意,把那個賣檳榔的殺死。

  你看,你就是心軟呦。

  我弟這麼和我說。

  但我覺得這是愛呦,如果你未來想養些什麼,你會感謝我的。

  弟弟哪天自己發現,這樣這也是永恆了。

 

2014-07-30日記(很長呦)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周家包子  

 

文/greamo 攝影/greamo

 

  無言了,當我弟撅著屁股用一種偷偷摸摸的音調和我說話,我就渾身反感、危機感大增──忒馬底,肯定我又吃了他暗虧!

  最近以來他的身材像吹氣球一樣的脹大,就算是天秤座天生愛美的天性也無法抵禦他強悍的無時不刻湧現之食慾,半夜十一點他說,在冰箱裡面看到一盤放得很整齊的菜,問我那個是不是明天你便當裡面要裝的。

  我沒有好臉色(從剛開始看到他那聳樣開始):「對。」

  老弟:「怎麼辦?我吃了......。」

  呵呵,能怎麼辦,怎麼你這麼貪吃不能幫我吃小強啊,呵呵。

  這種令人無力的馬後炮(已是累犯,不想改)我也只能打出來碎碎念......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況且我對人肉又沒興趣!然後我聽見老媽的咆哮,因為她也發現她準備的夜宵憑空消失──在我親愛弟弟的肚子裡。

 

2014-07-23(明天又要早起唉)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BIKE  

 

文/greamo  攝影/greamo

 

  我弟弟大喊一聲,迫使我慢吞吞地轉頭。

  他正在看一台電視節目,上面一個變態拿著電鋸追著女主角,女人逃到一個矮櫃(反正就是某種遮掩處)緊張、祈禱對方不要發現自己──但是一個噴嚏毀了她,實際上是那個比我想像中可能會出現的戲劇張力之噴嚏還大的呼吸聲毀了她,那個變態馬上轉頭、登登、背景音樂伴隨尖叫一下,嚇得我弟痛罵。

  他說每次女主角都是這樣、膽小又愛尖叫。

  身為女權主義者(自稱)的我馬上跳起來不滿的說:明明就是你們大男人主義沒辦法接受男人也會尖叫這件事,為了戲劇張力才讓女生背這黑鍋......

  此時我弟肯定後悔為什麼要嘴賤,因為他那句可能因為害怕發出的抱怨被我逮住,導致他接下來註定沒辦法專心看殺人魔又分屍幾個肉塊,我開始莘莘教導:你要知道,這些都是影集、就跟小說漫畫一樣不現實,現實生活中多少英勇女性比你們男人還有擔當,看看早上那個新聞,一個女的在跌下樓的時候臨危不亂把她的姪子一個高拋三分拋上陽台犧牲自己,這個才叫做現實好嗎?你看看你......

 

  我必須承認,我不懂為什麼你們要讓社會塑造一個女性柔弱容易害怕尖叫,你們在平常時候覺得本來如此,而這個認知卻在女性可能真的遇到事情(也許又尖叫了)你們卻會無法接受(像是這個時候才宣導男人女人是同一個物種)。社會環境給女人設定了一個習慣,而習慣又是後天學習;既然你們無法接受,就別再錯誤宣導......。

  我弟把電視關掉、逕自上樓。

 

2014-07-20(資資!電鋸聲)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Forest

 

 文/greamo 攝影/greamo

 

  真的,上次如果有看過我碎碎念的人應該都知道吧(關於我扭傷這件事)

  我變的對蟲很神經質,買了各種除蟑和螞蟻藥,聽信各種偏方,用薰衣草精油塗地......

  但是直到我要摸插座來給平板充電的時候碰到蜘蛛網,我仍然不可避免地大叫兼之扭到舊傷,我的膽小個性並不是可以藉著那些外物武裝的。

  尤其我發現打死蟑螂就等於打死自己以後,覺得更可怕了。喂,很意外對吧,永遠無法預知頭上會有什麼東西掉下來壓扁自己,我也很好奇為什麼蟑螂看到他的天敵(我自己以為啦)還能毫無畏懼地衝過來?我弟摸透我的個性,給了一個我滿意的,有點幻想的答案:因為它們活在二次元裡面,而你是三次元啊,它又看不到妳?所以我滿足了,這個答案我接受,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它才能毫無顧忌地朝我衝來(被嚇到的小強偏偏往我這個要殺死它的人方向跑真是莫名其妙),然後我假裝自己是三次元的神把它──捏死了。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greamo

 

  早上起床,左肩痛的要死。

  母親大人終於幫我買了床──之前因為那個床髒髒的,又據說不能洗,陪伴我多年的床墊就這樣丟了......我睡在不知哪來的單人椰子床上度過了幾個夜晚,幾乎每天都會跌到地上,異常苦逼。(喂,我弟是會睡醒頭上腳下的人,我的症狀算輕微了!)

  每次都沒辦法阻止老媽幫我買東西,有時候令人哭笑不得,例如我現在穿在腳上的裸襪,奇異的螢光黃加螢光藍,但我還記得以前看過的一本書,講述一個母親買給小孩東西的心理等云云......所以我不是沒有拒絕的穿出門了嗎。

  我媽最近又買了一個包包給我,說是一千四,很棒的包包,剎那我真的很想大喊別再買給我了──好像是害怕還不完的心態,每見母親白髮漸稀越無法拒絕;我真的不應該去修什麼生死哲學課程,害我對死亡患得患失。

  母親大人終於幫我買了雙人床──我的肩膀自從六月初因為蒼蠅扭到──那個時候是凌晨五點左右,天氣比起正午的悶濕相對清爽,我穿著無袖雪紡紗得意自得地在野外拍照,突然肩上癢羊的,我往左一看,一只肥碩蒼蠅停在那兒。當時我只是想到「大便啦!」然後左肩甩了一下,結果就......扭到了。

  當時凌晨五點,我說過了,四周空曠無比,沒有任何人可以求救。反正我也蹲在地上痛到無法出聲。而單人床讓我注定未來睡得更不安穩。

  覺得自己還年輕、肩膀的痠痛反正一陣子就好了吧?所謂傷筋動骨一百天,六月到現在頂多四十幾,就算痠痛也仍然正常吧?但我就是去看中醫打算拿調經的藥的時候,嘴賤問櫃台一句:「請問這裡可以幫人治療扭傷嗎?」於是我多付了五十(健保費一百二再加上)給一個少年推拿。那時候還挺害羞的,害我都沒有去感覺自己肩膀的狀況,有幾個動作我根本是被對方抱著啊!

  所以我今天早上起床,肩膀好痛好痛喔──

 

2014-07-11(哭哭)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ul 03 Thu 2014 12:00
  • 念舊

文/greamo

 

  自從我最常用的筆記本用完以後,我就度過了一段不知道要寫在哪裡的時期。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有「就是感覺不對啊!」任性,把自己變成方形的模樣。

  我四處尋覓(導致一路上想到的、看到的、被打到的、令人流眼淚的片段通通分散在你所能想到的任何廢紙上,例如剛剛擦過眼淚的衛生紙──我沒有丟掉,通通收起來並耐心等待)

  老師看我可憐給了我一本吉娃娃筆記本,橫翻有磁鐵可以緊緊掩住的那種,那裡頭的吉娃娃渾身短毛盯著我,不論我翻到哪一頁──我的意思是,那就像網頁側邊隨著拉霸移動的廣告一樣虎視眈眈,因為牠根本就是一本專門推銷吉娃娃狗食的筆記本啊,尤其下面總有段標語:「......幫助磨牙、口腔保健、特製顆粒、合適小嘴、減少糞便量及臭味......」

  (老師吶,這一定也是您不要的東西吧。)

 

  後來我還是找到了,不然我幹嘛講出來呢?我的意思是,因為那樣會破壞「咒語」,我告訴自己要找到,提前講了就會找不到了,大概是這樣......。

  新來的這本寫起來特順手,上面明晃晃地印了「2009」字樣,正是那年某個公司送給老爸的萬用記事本。在我的搜刮下現在已經瞞著對方成為我的了。可惜不是膠裝,嘖。

 

  老闆有一次看到我手上的新朋友,突然問我是不是很念舊?

  我略略停頓,回答了是,然後老闆沒說什麼就離開了。

  在當時我想,這樣回答應該有加分吧?因為念舊不就代表忠誠嗎?我覺得這兩者應該勉強能搭上關係的。

  老闆會對我比較安心吧,在我不小心打了好幾個呵欠以後

 

2014-07-03日記(上班)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kobitos  

網路圖片/如有侵權請告知

 

最近全家在發起這玩意的收集風潮,就因為身邊的人有在收集所以買東西時都會特地繞過小七去全家買……

今天進全家前,一個阿伯坐在室外椅上吃早餐(的樣子),他可能是無意的瞄我一眼,我卻被雷到了....

他長得跟kobito裡面綠色的那隻超級像。

 

我差點大爆笑……

 

kobito-dukan     

(如圖最左上角那隻= =話說這真不是惡搞老人來的嗎)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avid amblers  

攝影與文/greamo

        嘿……最近重新看了以前寫的還有跟大家打屁的回覆,有時候實在想不到自己怎麼會那樣回。有些覺得「這篇福臨心至般回的很有水準嘛」也有些覺得「靠這喝酒了吧」。

        但大家的留言對我有遠超出想像之外的影響力是真的。

        致上一張,有如神隱少女將入神話之境的一方蹊徑給大家,這邊真的好漂釀。

 

感謝你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blessing    

攝影與文/greamo

        我的死黨進去裡面已經好多天了,學校的課也很少來上,因為敝人家裏說的明白點是「深藍」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抱持著半是懷疑、半是猶豫的觀點在看待這件事--很怕這終究只是一場徒勞無功的惡鬥。但是我這種自以為預料到結局的想法其實不過是退縮,我沒有勇氣站進去,在看到別人頭破血流後更甚。

        今天去巨匠電腦報名相關課程,一個超美麗的姊姊--我對她的第一印象真的很好,眼睛像是會吸人,左頰的黎窩讓人心動,但是,她說我這個時候還想到要報名,真的是很有主見的人,不像有些學生不知道上進,還在反服貿不敢面對競爭......。

        那種好感一下全碎了,令我措手不及地。驚訝發現比起好像是「我早就吃過苦我知道你們只是在掙扎」、「與其做些沒必要的事情和公權力抗爭不如好好把握你能把握的」那種洞悉世事千瘡百孔安全的臉,還是那些被稱為「追逐夢想和無所畏懼、甚至笨的要死也要做」的學生們、更令我喜歡。

        她笑得好安全,我腦中萬般思緒飛過,決定也給她一個安全的笑臉,我們坐在這裡,真的很安全,對吧?至少我在未來經過這位面前不必提心吊膽地被盃葛或人際犧牲。教授好像說得對,我們應該是要過去的(但至少別打卡就走)然後,我應該跟父母說嗎?首先我這麼愛家肯定捨不得讓老媽擔心的;就是有我這種亂七八糟打了一堆還是沒去的人。

        或許老師說的平乏無味的時代正在過去,我們身在歷史卻不知道這正是歷史,太陽花學運居然是以後會和子孫講的東西,前提是言論仍然自由。

        希望你們能得到想要的,即使失去一點也能開心的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whdogness  

粉紅人|

文/greamo 攝影/greamo

        有個人從踩上電扶梯之始便引起我的注意,儘管我只是匆匆一瞥甚至毫無何種念頭,我鄧鄧鄧在左線道迅速通過,只知道那個人全身粉紅。

        我呢,對於粉紅並不是太喜歡的,但稍褐一點的膚紅,稍顯朱丹的玫紅卻是我的罩門,所以囊括此類「粉紅」之一字我也並不討厭。而那約莫到我胸膛高度的,全身粉紅,分辨不出年齡,綁短悍馬尾,右肩一亮粉提包,手上粉紅機殼……。這些難以用言語說出的齊整是在發現她居然和我搭同輛公車且將在同站下車的觀察。或許是我的眼神太過露骨,她轉頭看我一眼。

        覆又轉過回去。拿出手機滑動後,塞回口袋。此時我們的站到了。

        短短幾分鐘,真的很難判別她到底是孩子,還是已經大人。

        我在策劃自己可能應該上前搭訕,但是她有帶傘,雨天沒辦法是我替她撐傘的理由,於是理智在這裡叫我停止了,我只能一路尾隨她(其實是意外地道路相同)然後突然地,她轉身朝我走來。原來這條人行道在工程中,我和她只好繞回馬路邊緣,撐著傘繼續前進。

        如果我走在她前面,我可能會先看到那工程告示牌,然後回身告訴那裡是條死路,然後,我就會知道她的年齡。

       現在我沒機會去猜她到底幾歲了,不解的謎,一個很無聊想知道的答案而已,所以就叫她粉紅人罷(不是粉紅女孩或粉紅阿姨)。我突然想知道那是不是一個特別早熟的孩子,一個人搭電車,一個人從遠處回家,玩的是line通訊,知道陌生人一向冷漠。

        我只是想確認自己的童年是不是已經過去了。

 

2014-02-19 日記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6fb59b2bjw1e8iena4b8mj20k00a0dg3  

先上一張最近超HOT的俊英偶吧❤

(人生這樣就可以了嗎 ......)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一知半解|

文/greamo 音樂不自動播放/Runaway

 

        今天早晨起床,混沌昏黃整個木質地板被略略曖昧之晨光照耀時,我們家加蓋的樓中樓顯得樓上我的房特別低矮猶如觸摸天際沾染壁癌之閣樓,我那只達腰身底窗像是《莎拉公主》在落魄倫敦洗練的清晨,19世紀特有的蒸氣瀰漫,無數晦暗中投射近來地第一束晨光,一如我仍處於低血糖的腦中,回盪著夢中最後一幕,播送的《Runaway》。

        開學已經有段時間,在最開始的適應不良(具體舉例便是如廁般時常遲課的我)到認命地早晨,如今七點三十分的我,明明一點多才睡的骨架嘎嘎嘎的抗議下的我,還是忍不住在這時候醒了。(但是今天沒有課啊……)

        有時候覺得人際關係真是複雜啊。但回家時看到弟弟在電腦前面沒心沒肺地走路結果腳趾撞到桌底,痛到蹲下,威嚇的說:「笑什麼?你在笑啥?」還特地用台語重複一遍的樣子,讓我真的是無比、開心不已。我幾乎愛上單純的這種感情,沒有劃分,沒有不永遠。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Sandateing.png  

 

雜言|

其實原本還有一張更好看的,
是煙火砸在地上,而我的角色成了星星的模樣的照片。
可惜電腦重灌沒救出來(搥地)

 

         因為遊戲突然倒了變得很消沉的我,在戰友們決定轉戰海外的時候復活了!這樣說來還真的是瘋狂的事情,台灣還玩不夠,跑去和外國人玩(笑)但是都已經大四了,就任性一回也無妨吧。

        在最開始玩遊戲的時候真的很緊張啊,如果外國人和自己說話該怎麼辦呢?殊不知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因為他們打起字來縮減的非常厲害,一律以某單字開頭作為溝通交流,呈現天書的狀態,我只要把自己當成瞎子,就萬事OK了......。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