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出去吃飯的時候,我又遇到那個我一直無法忘懷的男生。

我不敢說他是不是精神上哪裡有疾病,只能肯定他跟別人真的有哪裡不太一樣,就比如說,他可以一個人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中央,拿著一袋連狗都會嫌棄的東西,罔顧其他人好奇的眼光,在那邊自以為有趣的逗弄著野狗。

我們學校附近的商圈不大不小,人流量卻是大陸級別的,是故兩排店家中間的馬路幾乎虛設成為了人行道,我們學生就是在那邊尋覓午餐;本來應該是水洩不通的地方,中間卻硬生生來了個斷層,這件事情比教室座位上出現一隻猴子更讓人匪夷所思,但當我看清楚那裡站著個誰,就突然明白了。

這大概是第四次還第五次吧,我又遇見他。說遇見好像也不太對,好像一直都是我單方面的看到他,有過接觸的經驗大概只有兩次。

 

不好意思打個岔,今天的內容好像跟標題沒什麼關係呢?

 

喔,對了,那麼我就先問問,假設你開著汽車,在路上看到了一個人對你招手,表示想要搭個便車,那這個時候你會讓他上車嗎?

 

 

我老媽很可愛,馬上反駁:當然不會啦!如果是壞人怎麼辦?

 

老媽:「就是有些歹徒會用這種手法啊,先騙取同情心,再傷害人。」

 

爸爸這時候剛好從廁所裡面出來,我換問他這個問題,老爸正在思索的時候,老媽啊拉啊拉的說,應該是不能給他上車吧,如果是壞人呢?讓陌生人上車很危險啦。口氣好像現在我們就坐在車裡一樣。

老爸雖然還勉強的堅持自己的想法,但是明顯有點受到別人的影響了。他選了一個折衷的反問我和我媽:那要怎麼分辨壞人還是好人呢?除非他把壞人兩個字寫在臉上吧!

輪到我弟,老弟卻說他不懂要怎麼去選擇。說實話,就是因為我弟這種個性,害我曾經一陣子都認為男生都是群不懂得聯想和什麼都可以的笨蛋。

他擺頭表示他不想去思考這種「證據不足」的問題,我只好讓他從人種不同開始下手,果然老弟第一句話就是:

 

如果是女的,當然就讓她上車啊。

 

我恨鐵不成鋼的看著牠(無錯字),問:「如果是一個老頭子呢?」

「呃,」老弟想了一下,「大概考慮吧。」

我又問:「如果是一個壯年男子呢?」

「那一定不理他把車開走。」

這次老弟幾乎一秒就回答我,然後又和我補強細節:

遠遠看到的時候,就要把車門車窗的自動鎖全部鎖上,摧油門飆過去,免得對方還攀上來。

我就忍不住傻眼了,是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老弟我對不起你啊,姊姊平常都看一些同志文學,偶爾還會問你一些五四三,是不是對你心理有創傷和陰影了.....。

與此同時老媽居然已經入戲無法自拔,不斷打斷我們:一定不能讓對方上車,如果是歹徒怎麼辦?一定很危險......。

老媽,我記得我並沒有學過催眠術啊........。

老弟反問我:如果是妳,那會怎麼辦呢?

寫到這裡就要再打個岔;

 

這個「幫助」人的問題真的很困難,因為問題的本質幾乎會牽涉到自己的權益,或許大家會以為幫助人這種事情,就跟看到對面有人迎面走來,而狹窄道路的左邊是川流不息的車輛,這時你會選擇?

 

 

A:停下,讓對方走向危險,請他自己繞過去。還是

B:兩人側身互讓而過

C:自己選擇往左邊去,讓對方留在安全的原地

 

 

等三種其一,有趣的是,大家普遍喜歡A和B的選項,感覺好像C就是吃虧。大概沒有人會喜歡用自己的危難換對方的幸福,至多是要在自己有餘裕的時候,至少也得是互惠,才可能構成「幫助」關係。

我就很糾結了,在家人面前可說不了謊,問這麼多最後我的答案居然也是:大概會開車過去吧。不然就是看到女生會考慮一下,停車下來載她。

老弟:「但是妳也是女生,兩個女生力氣不是差不多嗎?有可能對方還贏妳一點......」

喵的,你這什麼話?....總不可能這麼多壞人吧!雖然我想說女生比男生的邪惡指數低很多,我說行動上面。思想另外計算。

我:「那我找小孩子總可以了吧!只載小孩子!」

老弟:「這樣妳就是誘拐兒童...............=_=”

......

窩、操。

 

 

 

喔對了,這個問題結束,我現在就回來講一下那個男生的事情。

怎麼總是稱對方那個男生那個男生呢?因為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和他只是由兩次不算完整,沒有結尾的兩段交談建構起來的,比路人相熟那麼一點的印象而已。

由於每次見到他都是穿著紅色的大外套,或許可以叫他紅衣服,但是紅衣服三字仍然饒舌,那麼便委屈他做R君吧。

 

和R第一次見面是在捷運站旁的公車站排,那時候他排在我後面,因為當時我正著迷於腦中的城市速寫,所以就連著他的樣子一起素描了。

我們同樣是準備搭乘一班去學校的車,每次在尖峰時段總是大排長龍,別的公車站排等的人都是一列,我們這裡則是三行鼎立,中間一條最大尾的是所謂的「坐位」,也就是公車剛到的時候,能優先上車,上去的保證有位子坐;然後在「坐位」以外,有兩條不長不短的「站位」區,分別排在公車前門和後門的位置,每當坐位們上了車以後,站位才準上去拉拉環抱抱柱子。我每次都是掐在剛剛好的時間到,剛好從捷運轉搭公車到學校是上課時間的那時候,所以不可能提早到且悠然的排在「坐位」區,而是就戰鬥位置把自己塞在站位的人海裡面。

 

那時候很喜歡帶著書在車上看,不管有沒有位置坐都一樣,不過當時我不是拿書,而是翻閱捷運送的報紙。

R這時候就走過來,剛好在我身邊停住,然後他放下了自己的書包,再把自己塞到博愛坐跟人群之間的一個坑裡,坐在地板上。

當時我看了他一眼,不,我想,周圍的人大概都看了他一眼。然後又轉過頭去,什麼都沒說。

公車終於啟動了,超載的前進,搖搖晃晃的隨時要散架的樣子,我的平衡其實不是很好,尤其是手上還有東西的時候。所以我一隻手抱著柱子,幾乎整個人貼在柱子上面看報紙,但仍然不免要有些晃動,然後在我翻動報紙的時候,眼角突然瞄到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想要碰我。我看過去,發現是一隻手,而那個手是屬於R的,R的手做成了一種想要扶我的姿勢,害怕我跌倒的樣子。

我只是覺得很好笑,這個人心腸挺好的。我就跟他說,沒事,我不會跌倒。

R什麼都沒說,點點頭,又窩回自己的世界裡。但沒多久我翻動報紙的時候又出現了那抹膚色,看過去居然又是R的手在著急的想要避免我在轉彎的時候跌倒。

其實我還挺尷尬的。看了一下周圍,沒有人在看這邊,我就再次跟他強調了沒關係,真的不用這樣。

 

大家大概都知道,虛偽的沒關係,就是「關你屁事」的意思。

 

但是R聽不懂我的弦外之音,還熱情的要求我和他一樣坐下來,這樣子看報紙也方便。

我這時的反應就很冷淡了,嗯,沒關係呀,你坐就好了......真的。

R邀請了幾次我都沒答應,甚至有的我跟本沒答腔,默默地翻看報紙。我的臉大概都燒起來了,莫名其妙,這個傢伙有病。

 

我以為這是和R最後一次見面,沒想到隔了一年後我又看到他了,還是一樣的大紅衣。

 

當時是春末,已經可以開始換短袖的季節,他依然神經質的穿著厚重的外套,我遠遠一看馬上就想起來他是那個在公車上一個很麻煩的傢伙。

老樣子的站位,他排在我後面很遠的地方,所以上車的時候我站在公車中前一點的位置,而他只能敬陪末座,擠在公車司機那換檔把手旁的位置。那邊滿麻煩的,稍微包包去A到一下,司機就會要你不要碰到那個桿子;不過R好像沒有這問題,因為他一律把書包放在地板上。

R照例放下書包,然後在司機旁邊的地板坐下。

司機看了他一眼。我以為這個司機大概亦有台北人慣有的冷漠,沒想到他的冷漠居然不是藏在心理,而是頗具攻擊性的。

 

「起來!」

 

R嚇了一跳,看著司機。司機又喊了一次,「起來,你沒看到別人都沒地方站嗎?你怎麼還坐在這?」

 

他有點嘟囔的站了起來,剛剛好這時前方紅燈,公車煞車了。

R站立不穩,幾乎往前跌了個狗吃屎,他好像才終於感覺到尷尬,很快的又爬了起來。嘴巴裡面碎碎唸的,我可以聽見他的聲音,但是幾乎都含在喉嚨裡,我分辨不出來哪些跟哪些是在講些什麼。

司機當然也有聽見,有點生氣的問,「在唸什麼?」,R馬上緘口不言。

 

由於R身高很高,所以站起來的時候會讓人頗受壓迫,尤其是貼著的時候。

他手抓著扶桿,而在他和扶桿之間又有一個女生,從後面看來那個女生好像被他摟在懷裡似的,她尷尬的掙脫,游過公車人海到另一邊,白目的插進兩個正在講話的女生中間,站穩。

因為聊天被打斷很不爽以外,還驚訝於這女人怎麼這麼白目,「很擠耶」「誇張欸...」這種擠兌的字眼暗示了好多次,插進來的女生仍然不為所動,就是死都不要回到剛剛的位置。

R聽到那些抱怨的聲音,就轉過身去想問清楚怎麼回事,想要幫她們解決問題(喵的罪魁禍首就是你...)

神奇的是原本十分不融洽的三個女人一聽到R在問,馬上站在同一陣線,不聽,不言,不看,就是不理R先生,不管他怎麼問她們到底怎麼了。

全車的靜默,看著R出糗。

 

由於我一直在觀察他,他轉過身來就跟我對上了眼。

我急忙想轉過頭,他卻說話了:「為什麼沒辦法幫到她們呢?....妳不覺得,幫不到忙就會很想死嗎?」

我雖然想裝傻,但我的罪惡感不允許,同時又有點生氣那幾個女生的冷淡,就不慍不火的說:「反正我看她們自己會橋好啦,你先顧好自己比較重要。(我是暗指他跌倒的那回事)」

 

正想著這件事情到此為止的時候,R就不斷的重複著問我,難道不覺得幫不到人很煩躁嗎?難道你不覺得幫不到人就會很想死嗎?

 

 

喵的...

 

我真的想去死了...............

 

看到和社會脫節、或者是無法適應社會的人就覺得對方很可憐。但偶爾我會在沒被污染的清晨想到,我們亦是被同化的可悲的人,因為我們這麼冷漠,他的熱情就顯得可笑多了。

 

今天我又在學校附近的商圈看到R,估摸著他大概也大四了,真不曉得他出社會應該怎麼辦,可惜我沒勇氣當個麥田捕手。

 

話說我抽獎抽到平板電腦,也許我的手指以後也會跟ET一樣越長越長了...

 

嘿,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不知道大家如果在路上遇到了一個要搭便車的人,你會選擇讓他上車,還是加速逃跑呢?

 

 

 

 

期末大作戰,回訪會慢一點,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amo 的頭像
greamo

六天風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