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as.jpg     

 

|走向被綁架的思維

文/greamo 圖/greamo 音樂自動播放/Aim Too High(2013-08-08)

       

        最近一直在看繪圖相關的書,右腦總有翻攪的感覺。這樣講來可能太過誇張,但是真的。各種思緒雜亂無可名狀,但心情自前天晚上起便抑鬱難以釋懷。可能八月的我特別衰,最喜歡的遊戲倒了,二十幾個遊戲裡的戰友迷茫不知該往何處去,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吧,如果我們命定緣份本該如此,謝謝大家三年的陪伴了,珍重。

 


        以前我說的什麼,有一平板在手就什麼書都可以看了,都是屁話,反手剮幾個巴掌都不夠。真正一本書拿著才知道,原來那是有重量的東西,真的好不可思議。看朋友借給我的《花食》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不可諱言的是那種入戲的感覺好令人迷失;我弟弟有次經過正在看電視的我,驚訝的注視我摯慟的臉龐,說:我記得你才坐在這個韓劇前面幾分鐘而已,你根本連裡面主角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並不是那麼愛流淚的人,遇到受傷的事情不會哭,但如果誰對自己好了,我反而容易被打動。記得有一次吧,我的眼鏡掉在走廊上,那時候覺得戴著眼鏡很醜,總是上課看完黑板以後就摘下來隨意放在口袋裡,沒想到走出教室就掉了。啪的一聲那鏡片碎掉的記憶猶然如新,這個聲音充斥在我腦裡只剩下害怕,一千多塊錢的眼鏡對還是孩提時代的我而言是多麼沈重的負擔啊!但我只是默默拿起來放進口袋裡。上課鐘響老師上了講台,這位一直很照顧我的男老師看見我沒戴眼鏡,詢問后知道了下課時間發生的事情,很溫馨的問我要不要坐前面一點。那瞬間委屈,難過,和不知道該如何回報的感激充斥心房,我當場哭了,我想老師很手足無措吧,但是真的謝謝。


        聽著這首《Aim Too High》很令我平靜。


        今天是父親節對吧,但我和父親的感情其實一直不尷不尬,小時候那種偷偷做卡片給父親的心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我現在如果還做一樣的事情,我想我父親會跟我一樣,害羞無比吧。誰叫我已經長大了呢。
        待我默默思索我這個遲來的叛逆期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坦率的和父親說一聲節日快樂,大概還要十年那麼久吧。讓「走過去替他按摩肩膀吧」,產生這個想法的我都會馬上感覺燙手的人去做出一件符合父親節節日裡該做的事情,好不可思議啊。但爸爸坐在電視機前面駝背的側影,都會讓我忍不住抿緊雙唇。
        不過這次畫的圖可是和父親一點關係也沒有喔。(笑)


        前一陣子啊,我看了大炳2004年在《康熙來了》的訪談節目,他們大大調侃以前小S仗著大炳有點喜歡她,而指使他給自己泡了一個月的咖啡;他的背後都是藍點,因為小S叫他的時候總是不叫名字,而是用藍筆戳等陳年往事……。我馬上又要哭了,我總覺得他好像真的很愛,很愛那個人,只是那是只能「呵呵」帶過的事情吧。喂,祝你天國一路好走,雖然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


        打到這邊我發現一切都是自己自顧自地發洩,沒有結構可言

        不過我已經好很多了。

 

 

2013/08/08日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amo 的頭像
greamo

六天風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