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與嫐

 文/greamo (2013-08-13)

 

那大概是我國中時候的事情吧,弟弟偉因和我談到當年紅極一時的漫畫《滑頭鬼之孫》:「姊姊,你不覺得裡面的主角陸雄變成妖怪以後,那個頭髮很奇怪嗎?後面長長的一大搓,在漫畫裡面畫起來只要臉稍微偏一點就整個歪過去,雖然很帥,但真的很奇怪啊……。」

「那是漫畫啊,做什麼都不奇怪吧。」

「還是很怪啊。」

我弟弟就是這樣的人,但凡覺得奇怪的事,也非得想讓人認為那是真正奇怪、新奇;同樣地,他覺得討厭的,喜歡的,所有人都應該是相同感受才是。這樣子尋求同類同感的作法理應讓人心生厭煩,卻因為弟弟有著一雙明媚撲閃的大眼,滅卻擁有負面想法的心──我弟弟真的很可愛,真的。和他相比起來,我簡直就是個男人。

 

只要打開衣櫃,除了老媽在小時候對我們期許上加諸的那些顏色以外,我在十四歲以前沒有自主意識的時候總是穿著讓腿根涼颼颼的粉紅及膝洋裝,終於等我能自己出去和朋友們逛街,那以後的,永遠只剩下帽T和牛仔褲了。

可能是對女兒的打扮無法滿意,母親開始認真地對老弟出手了。

「偉因啊,來試試這個。上衣白色很搭這件褲子喔,穿起來很好看。」

弟弟看了我一眼,略顯詢問;可我沒答理他,仍自顧自地看著電視。

「媽媽,妳可以買衣服給姊姊啊,我的已經很多了。」

「哎唷,靜琳長大了啦,她自己會買想要的衣服。來,過來試穿一下。」

就好像知道我正在叛逆期一般,父母如柵欄那樣隔離了我這只困獸,不和我說太多的話,不左右我,不去觸碰,就是放著任其發酵。覺得那樣似乎就能讓女兒適性發展一般,卻不知我其實胸中寂寞,無處發洩;我會如此喜愛我弟弟的原因,和他適時照顧著我心情的種種行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所有的嫉妒都能因此抵銷了,我想著。

有時候會憤怒的想將弟弟殺死,但是他很好,真的。至少這個家裡面少了我不少,少了他卻是萬萬不行的,誰叫他是我們家裡面唯一的男孩子呢。每當回鄉下時聽到奶奶一直讚美他有多麼可愛,徐家的長孫什麼的,胸腔便壓抑得幾乎悶悶疼痛,女孩子啊,就是潑出去的水。

真的是,媽的。

 

叛逆期出乎意料也意料之中地長,上了大學後我迫不及待地離開那滯悶底稱作家的地方。

 

「靜琳,晚餐我幫妳買回來囉。喂,好臭啊,不是叫妳一定要去陽台抽嗎?」我正躺在床上看著明天要考試的書,懶懶地瞟了對方一眼便不再動了。這張床散發著的味道不論清洗幾次都無法盡數去除,帶著腐敗地微酸,自己的手指也是,食指和中指縫間永遠氾著微微蠟黃,類似於削皮後的蘋果被放置在某處,慢慢爛去的顏色。整個空間是這樣的,考試的書沒有系統地隨意放置在任何一角,到玄關的門開啟後偶爾都會被擋住的地步;還未清洗的衣服掛在椅背,沾滿污穢的內衣褲包成一袋躺在廁所門旁,像垃圾一樣。唯一乾淨的地方大概就剩下床而已,只是那上面躺著我──一個考試快要被當的廢物。

「真是的耶,明明長這麼帥,還要這樣糟蹋自己。」

寧寧,是這個女孩的綽號。可能她覺得沒有和我熟到要交換姓名的地步吧,只有我傻傻地告訴了對方真名。因她的坐下而深陷的床沿,使我的側身傾斜讓她更能輕易搆到我地唇。如果閉上眼睛去細細感受的話,會發現她的牙齒其實排列不太整齊,虎牙長得歪咧,門牙中間也有略微分開的隙縫,大概是因為這個原因,她笑起來總是特別將上唇掩著;而她舌頭上面一年到頭給我的總有辛微刺辣的感受,這大概和她喜歡吃辣有點關係;當中最喜歡的,便是當我地舌掃到她上鄂時,她會敏感而劇烈地顫抖。

我們做吧。她提議著。

不論我如何假裝,脫了衣服也只是個女人而已。在性愛過程中我總是會特別地掐對方的乳房,這大概是迷糊之中的反射動作,好像這樣那個就會消失不見一樣,用力地揉著,壓著。寧寧總是會哭,說那樣太帶感了。

像是水母一樣,把自己變得透明就好了。浮在海面上什麼都不想,全憑本能,就什麼都忘記了。

就跟那個家彷彿不屬於我一樣,寧寧的未來也不是我的。她愛我男人的樣子,我就成為男人。儘管我從來不是。

突然無比懷念沒見了三年的弟弟。你還好嗎?應該已經長成大男孩的樣子了吧,希望你很好。如果國中時期還有那麼些幼稚的嫉妒,在離開你的這三年我已經想得無比清楚,我們之間是沒有可比性的,你就是你,我是我。希望你一直都那麼是明媚的樣子,我看著你就覺得你是我喜愛的樣子。這樣我可能更能正視自己一點。

去找你吧。

也許道歉什麼的,也許裝作沒事和你隨意談天什麼的。

也好。

 

在特殊的混亂冷漠之中,群棟高樓在遠處濛濛地暈染成了青玳,和這裡的人們相同,因著空氣中驟然消失的懸浮微粒和臨時滂沱的濕氣而隔著青色的膜,顯得臉上防備無比。

我懊惱地從誤點的火車上下來,抹了把濕答答的額髮,才終於腳步濕重地朝外走去。

 

就和所有近鄉情怯的人一樣,我擔心著人的迎接,懷著害怕被打擾的心情,我繞著圈兒在車站附近假裝尋找著誰,然後才磨蹭的往回家的路前進。有一個租書店倒了,這邊多開了家早餐店,公園裡面的鞦韆換成鐵製的桿子,小學旁邊的壁畫被我添亂的地方又被別的什麼髒話給蓋上了,賣冰淇淋的流動攤販好像已經很多年沒有來,直到現在也沒有看見,圖書館比記憶中矮小了,國中穿著制服的學弟妹還是很喜歡把衣服拉出來,把褲子折著。

終於,我還是來到了家門口。

那瞬間我猶豫,應該按下門鈴讓家人過來嗎?還是我悄悄地開門進去呢?

這個命運再次選擇還是一樣的,我慶幸自己選擇了後者。

可能開門那鑰匙的響動很明顯,家裡面的什麼聽見了,發出著急碰撞的聲音。剛開始我以為是小偷,加快轉動鑰匙的速度。

「喂!裡面的是誰?」

「不出聲我找警察來了!」

講完這些我還凶悍地拍著防盜大門。

「我說真的,休想逃走啊!」

我用力拉開門,碰的一聲門甩上牆壁的聲音引出幾個鄰居探頭,但我管不了這麼多了。我拉出包包裡面從超商裡面買東西送的菇菇筆,拔開筆蓋充當武器,蓄勢待發著。

(對不起了,寧寧妳要的筆我再買一枝給妳吧。)

聽說用力把筆從人的天靈蓋插下去的話,人會一陣抽搐,躺在地上翻滾很久才會死掉。如果對方是個十惡不赦的傢伙,那麼自保也是無所謂的吧?

但是我打開門後,內裡竟是一片寂靜。

空蕩蕩地,我的心懸起來,胡思亂想會不會自己的家人都遭遇不測,而那個歹徒就躲在廚房,陰影中拿著刀等我過去。

看了客廳地板,有著一件女用的外衣像是被撕扯似地散在地上,還有一雙女用高跟鞋,被人隨便踢掉似的,一個撞在牆壁旁,一個貓在茶几底下。

(難道是個女的小偷嗎?)

我謹慎地脫下鞋子,軟軟的襪子踩在客廳地上略顯冰涼,我把武器(那隻菇菇筆顯然不成氣候,在探查確認沒有威脅後,我去廚房換成了刀子)藏在身後,左手在身前防備著,隨時都能一擊中的。客廳沒有,主臥室沒有,我的房間,也就是現在的儲藏室沒有,剩下我弟弟的房間了。

我無比希望他沒事。但現在我必須確認才行。

和之前一樣,我靠在緊閉的門前聽著、探著,之後微微打開一點縫隙試探,最後再整個碰地一聲大力撞開,但是,仍然空蕩蕩地什麼人都沒有。

怎麼回事?

隨後我目光轉向那個裝滿弟弟衣服的櫥櫃。

歹徒藏在這裡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一腳踢向門側,力道大的讓整個櫃子劇烈晃動,我趁著對方分神之際打開門,右手高舉隨時準備刺下去。

「出來!」

門板因著我打開的力道回饋擺動著,但整個房間除了這個吱呀吱呀的聲音以外,什麼都沒有。

我瞬間有點毛了,如果哪裡都沒有人,那我聽到的是什麼呢?

突然我看到一抹灰色跳了過去。

那是我家的貓咪卡比。

牠不太愛理我,大概瞭解我是家裡地位最低的人一樣,女王屬性的卡比是不會願意答理我這種沒地位也不愛討好牠的人類的。

但是今天牠一反往常,走進我在的房間。

牠就在門口蹲著,金色的豎瞳一眨不眨地看著床底下。

那瞬間我身周冰涼。

(不會真的有什麼吧?)

但是這麼安靜的房間,一隻貓咪看著床底,好像真的有什麼蟄伏在那兒似的。我感到自己變成一顆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為了壯膽甚至連跟貓咪講話這種事情我都幹了。

「卡比在看什麼?」

牠不理我,只是甩了下尾巴。但像是回應我聲音似的,床底下發出一種悶悶的「咚」的聲音。

 

「咚」

 

我僵持著,脖頸後圍的汗毛豎立,無可言喻的恐懼蔓延,那是我每夜夢迴都會聽見的那種拍著皮球的聲音。

我想卡比看得到。聽說貓咪和狗都是看得到的。但是我最後的選擇不是逃走,而是一睹究竟。原來蹲下這個動作無比艱難,當我蹲得差不多了,便一股做氣地將頭倒在地上逼著自己睜眼看著。

──我看見一雙驚嚇的雙眼,瞠目看著自己。

我想我那時的樣子,大概像極海龜湯故事中,其中一則講到的「人體拖把」的樣子,將人的屍體倒立,頭髮擦在地上成為拖把的擦布之類的。

那個床下面的東西其實就是我的弟弟。

他看見我的那瞬間被我嚇得大聲尖叫,驚得我貼在地上的頭皮發麻。我生氣的把刀子扔下,用力把他給拉出來。

結果根本是一場鬧劇。

卡比已經無聊的走了,我想大概是悠閒地甩著尾巴去睡回籠覺的模樣吧。

但比弟弟的尖叫聲更令我驚嚇的,是他身上穿的衣服。蕾絲邊的白色樓空上衣,內裡穿著一件淺黃色碎花背心,下身則是穿著膚色染印藍色花邊的褲裙,甚至雙腿還套著黑色透明的絲襪。

(──弟弟穿著女生的衣服。)

我這樣想著。

並且我驚訝地發現弟弟在打破了我心中的模樣,開始像陸雄的頭髮那樣極劇打偏後,胸中一種難以言喻的滯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幸災樂禍。

因為他和我,是同一種人。

腦袋的熱氣蒸發了,被雨淋濕地衣服重新讓我感受到了重量--大概是因為極度放鬆的緣故吧!

 

「姊姊,妳……不要跟爸爸媽媽講好嗎?我這樣只是穿好玩的而已……。」

「就跟妳會穿男生的衣服一樣啊,男生也可以穿女生的衣服啊。對吧?對吧?……而且妳以前罵我娘娘腔的事情我還沒有原諒妳……。」弟弟就和以前一樣,積極要求對方的想法和自己相同。我最開始就已經講過了吧,弟弟長得很可愛,眼睛明媚撲閃,是有點魅惑的眼型。這樣的弟弟穿著女裝竟然有著適合的感覺,我感到嘲諷,但是卻很真實。好像應該就是這樣。

 

「好啊……但是要怎麼辦呢。首先你先把衣服脫下來吧,讓我看一下你怎麼穿這些衣服的……。」

 

 

 

/FIN

 

 

 

 

 

創作者介紹

六天風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飛行鳥
  • 變男變女變變變......

  • 女變男男變女變變變變變~~~~XD


    飛鳥大哥早^q^

    greamo 於 2013/08/14 07:54 回覆

  • 雁情
  • 嗯,變裝癖嗎?
    還是……同志?
  • XDDD
    變裝癖有XD

    同志的話主角應該算是,但我想要寫的大概是性別認同有障礙的人=//////=
    主角她知道自己是女生,但是外界(家庭)偏愛男性,在外認識的女友明顯是個雙,也比較愛男人(寧寧現在只是一晌貪歡跟主角混,以後大概也是要跟男人結婚的)
    所以是渴求而不達,同時被迫被外界塑型的感覺......
    但是故事中的偉因就不同了,因為是家人所以有被包容的感覺,最後又發現他和自己「一樣」所以開心的主角..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了XDDDDD

    -----
    ORZ抱歉我還是講了這麼多
    好像還是應該讓大家自己感覺比較好..


    greamo 於 2013/08/14 07:46 回覆

  • ㄚ芬
  • 一開始我以為你是在寫生活記事呢
    因為你也有一個很貼心的弟弟

    寫得很棒~~

    我家樓下有個女孩是女同性戀
    以前我媽說八卦時我沒信,因為剪短髮穿T恤很普遍,
    後來她常帶女朋友回家,完全不避諱的公開親暱,才相信。

    她家很開明,不過我覺得一般對男同性戀好像反應比較強烈,
    對女同性戀就比較開明,包括家人或鄰居。
  • 哇啊阿啊
    好久不見丫芬:D
    寫這個的時候我的確有不小心帶入我自己弟弟的印象,但是好惡寒..
    所以還是把腦袋清空去寫XDDDDD

    真的很奇怪齁~女同性戀就好像被人認為是可以接受
    男同性戀就被認為噁心
    這其實也有點不公平
    而且男生人數這麼多,難免會需要內銷嘛!!!!!(喂喂)

    哈哈~好想念丫芬,感謝留言呀~

    greamo 於 2013/08/14 07:32 回覆

  • 夏映
  • 六快去投稿!!!!!妳真的越寫越好了。
    這篇感覺可以試試看地方性的文學獎了
    http://bhuntr.com/?ref=logo

  • 哇啊啊 ,我總覺得自己還不能投稿的感覺
    而且寫完這篇以後好像被榨乾了,難道江娘才盡了嗎...
    如果要投稿應該是要想完全不一樣而且不能PO在外的文章對吧
    以現在的我而言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跑步跑到力氣用光的感覺
    不過真的很謝謝你耶,每次都帶給我驚喜,上次的留言也是,我也好想打上T_T的表情回你啊XD
    只是這件事情讓"現實"的朋友知道真的好彆扭,因為總是覺得進步的過程給人看到,好像被撥開蠶繭一樣(但是把自己比作成蝴蝶實在是太自以為了,這個比喻猶豫了很久)但是我知道你懂這種感覺,啊,我的很多創作也不敢給我弟弟看見,一方面是因為題材有點敏感(喂喂)一方面是因為不想讓他看到我這樣的行為,像是在顯擺似的。

    不過真的很開心,謝謝XDDDDDD
    另外你的書我一直找不到時間還你,以某公司那樣的尿性,我可能要開學才能和你見面了嗚嗚T_T
    咦,不對啊,還要出去玩吼
    但是你應該不想要在行李裡面多添一本已經看過的書吧(笑)

    greamo 於 2013/08/18 08:31 回覆

  • 瑰娜
  • Greamo的文筆真好!結局讓人驚喜!^_^

  • 啊嗚~謝謝瑰娜XDDD
    你這樣講我的尾巴都要翹起來啦XD

    greamo 於 2013/08/18 08:23 回覆

  • 會冷的北極熊
  • 看到這篇的題目 我心想這兩個字究竟要怎麼唸
    原來是嬲(ㄋㄧㄠˇ)和嫐(ㄋㄠˇ) 0A0"

    我跟三樓的一樣 一開始以為妳在寫妳的生活記事xDDD
    看到中間 主角進入家門以為有飄飄的那裡
    我心想 現在是農曆七月呢 妳會寫這麼敏感的東西嘛...
    沒想到是弟弟 而且還穿著女裝
    讓人吃了一驚呀...
  • 哎唷!!!!!!!!完蛋了啦,我老弟要殺死我了!!!!!!把他秘密講出來.........

    這兩個字印象深刻是因有一次吧高中的時候我的作文裡面用到,被老師揪出來問我說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拜託啊我只是寫寫並沒有要發表啊.. 但是老師因為嚴肅刻板,害得我非常不好意思。
    我千錯萬錯不應該挑戰老師的權威我錯了T口T

    那個啊,其實我現在生活糜爛,完全沒意識到已經農曆七月了
    所以說今天中元普渡我才發現.......................難怪家裡面多了好多零食喔^q^(這是重點嗎)

    謝謝北極熊來留言WW哈哈哈

    greamo 於 2013/08/18 08:22 回覆

  • 第六天喵魔
  • 這兩個字就是古人表達3P的意思(誤)
  • 這個啊,雖然我事先用這個字之前猶豫了一下,但是煩請引申為男不男女不女的變態樣貌XDDDDD
    (否則寧寧+靜琳+偉因真的3P的起來嗎喂乾脆加上爸爸媽媽吧喂喂WWWW)

    謝謝喵魔耶~總覺得某些紳(ㄅ一ㄢˋ)士(ㄊㄞˋ)的磁場和您很相近,遇到紳(ㄅ一ㄢˋ)士(ㄊㄞˋ)的事情都會忍不住想和你分享WWWW
    不過我知道你其實是個認真的人,真的。

    謝謝喵魔留言嘎嘎嘎嘎嘎ww

    greamo 於 2013/08/18 08:51 回覆

  • Salchow
  • 第一次看你的短篇w
    看開頭我以為是你的日記還是什麼的
    有點嚇到我說 想說好背傷的過去
    不過寫的好棒 看得滿順暢的
    喜歡這種比較淺白的用詞

    這麼說弟弟算性別認知障礙囉?
    難怪媽媽要幫他搭配衣服會被拒絕

  • 哇啊~看到Salchow來留言就好高興,在收到海外朋友寄來的明信片這樣的高興XD
    如果是生活日常我不會寫得這麼憂傷明媚啦,不過我真的有想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帥氣的模樣耶,但是硬件不符啊!
    用詞淺白啊(掩面)我的老師也這麼說我,他可能覺得這是優點吧,但是我希望我能夠更文謅謅一點,是不是很貪心呢。

    對得唷~弟弟性別認同障礙,和姊姊一樣(啊喂喂,和現實是兩者差別喔!我老弟雖然宅但還是個愛看小女生的男生啦(笑)
    倒是穿搭衣服那一個橋段原本是想表達弟弟的貼心行為這個樣子
    不過經由Salchow的詮釋,或許弟弟真的會有這樣下意識的想法而拒絕的說~而因為叛逆期的姊姊久旱乾霖(?)所以覺得弟弟腫麼好貼心~殊不知其實是弟弟自己不想穿啊哈哈哈~

    謝謝Salchow的留言WWWWWW

    greamo 於 2013/08/18 08:19 回覆

  • 奶油飛(JJ)
  • 我也是一開始以為是生活日記的一員~
    還心請怎麼弟弟跟我印象中有點不一樣XD
    寫得很不錯耶!^ 0 ^///

  • HAHA
    完蛋了,我老弟被我塑造成娘砲啦,幸好我沒給他我的痞客網址WWWWWW
    (否則大概現在陳屍廁所了吧)

    謝謝JJJ~~~~~磝嗚WWWWWWW

    greamo 於 2013/08/18 08:11 回覆

  • yaya
  • "人體拖把" 哈哈哈!
    寫得好好看~
  • XDDDDDD
    人體拖把這個當時可是嚇慘我了的一個故事"之一"
    只能說海龜湯系列一直都是怪異可怖啊囧

    謝謝yaya的留言~~

    greamo 於 2013/08/18 08:04 回覆

  • 蘇妃雅
  • greamo 早安安~^^
    這篇寫得好好看喔!!
    寫到後面有像在看鬼故事的感覺~XDD

    話說...
    當蘇妃雅看到姊姊說:「好啊……但是要怎麼辦呢。首先你先把衣服脫下來吧,讓我看一下你怎麼穿這些衣服的……。」
    蘇妃雅想歪了...>""""<
  • 哇啊阿請盡情的想歪沒有關係XD
    因為在做這個結尾的時候真的會浮現出什麼邪惡的想法
    但是太OVER了所以決定不再打下去XD

    謝謝蘇妃雅來留言:DDD

    greamo 於 2013/08/20 12:01 回覆

  • 夏映
  • 「尿性」這個詞讓我笑了一陣子,好傳神哈哈哈XD

    書開學再還我沒關係喔~
  • 好窩XDDDDD
    另外尿性這個詞是大陸用語,東北方言XDD

    greamo 於 2013/08/20 12:00 回覆

  • Takoyaki小姐
  • 好可愛的弟弟(主角的弟弟,當然六醬的弟弟也很可愛 笑)
    穿女裝耶~

    我每次都好喜歡六醬的形容詞
    ーーー>指縫間微微的的蠟黃類似削去皮後的蘋果慢慢泛黃的顏色
    (尖叫!!)
    你的形容詞是我的菜♥♥♥
  • 謝謝TAKO姐喜歡XDDDDDD
    這樣講我真的受到很大的鼓勵,真的太感激了:D

    另外我弟弟很多時候其實很討厭的,真的..(推眼鏡)
    哈哈

    greamo 於 2013/08/30 17:17 回覆

  • 莫赤匪狐
  • 為什麼我覺得greamo妳的描述很生動,莫非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伎倆嗎....哈,不好意思,我是開玩笑的啦. @_@ (認真的眼睛)

    對了,假使這次阿G妳又是很久之後才回覆的話,麻煩不用道歉說很慢才回好不好,我不太習慣這麼客套,在我的格子裡我也一向高興回才回,無禮得很. (聳肩)
  • 哈哈哈哈我老弟會把我給殺了XDDD
    話說時隔多日我藉著這次回復留言的機會再看一次這篇,真是有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好害羞喔!但是又不好意思修改,因為動態會看到,頗有擾民的樣子...(好像是吧

    好啦好啦,我不會這麼本分客套了,耶~~很高興看到狐狸哈哈哈XDDD



    greamo 於 2013/09/10 12:59 回覆

  • 小牙籤
  • 好順的一篇文章,喜歡形容場景的那一段,
    好像腦海裡也可以想像出那些畫面,尤其到後面的劇情,
    轉折的也覺得很有意思

  • 謝謝你喜歡XDD
    不過我現在重新看一次,我發現自己用了好多個「大概」,到底是要概到什麼時候啦XDDD
    有很多需要再次修改的地方,不過真的很謝謝牙籤能夠喜歡,非常有動力XD

    感謝留言>////<

    greamo 於 2013/09/10 13: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