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耳

文/greamo 字數統計/4932 (2013-09-16)

最後修改日期(2013-09-18)

 

        高中生是怎麼樣的存在呢?雖然我才滿三十不久,卻已經很難去體會當時的心情了。不論是被惡意撬掉壞損的一磚一瓦,還是飽富感情在角落寫下髒話情話和人名的牆面,都只能讓我產生「不守規矩啊」這種想法。

        真的是,只要越想,就越發使人無法愉悅。

        尤其想到自己未來就任的地方是個鄉下地區的三流高中,對剛海歸的青年才俊而言,真的是一件讓人難以忍受的事情吧!

        邊這麼想著,我已穿過一條由楊樹林圍拱而成的長廊。哄鬧吵雜的學生們推攘在學校臨時搭建的室內活動中心入口,內部劃滿白色出界線的綠色膠皮地板被學生們的鞋子刮出尖銳的摩擦聲,而鐵皮屋頂兩端分別掛著籃框,以及場地中央兩側樹立的網柱表示著這兒只要雨天,隨時可以成為任何一種球場的樣子。

 

        在距離入口處最底端,甚至是那些白色線所無法觸及之處,規劃了一塊特別大的空地放置著一個鐵製的簡陋臺子──毫無裝飾的,鐵灰色的巨大方體就這麼擺在那兒,周圍沒有任何一點防護措施,唯一可以稱之為點綴的,只是個莫約一丈高,符合鐵臺高度的階梯,踩上去,焊工粗糙的關節便微微呻吟顫抖。我在想,旁邊應該貼上一個警告標語:限重八十。不過校長很顯然不符標準。

        肩膀被突然地拍了一下,我反射性斜了開來。

        「咳,那個,李老師啊,等等你就要上去念稿了,緊張嗎?」

        可能念在我是新手老師,特地過來關心的前輩不得不說還是很令人心暖。我點點頭表示感謝,微微拉開衣領和他慢慢搭著話。

        「現在天氣很熱啊,沒有空調,學生很辛苦吧?」

        戴著眼鏡的前輩拿著手帕擦著鼻頭的汗,他一身白衫腋下和背部早已濡濕,遑論在此時此刻故作鎮定,全身西裝內裡實則狼狽不已的我了。

        「沒辦法啊,上次的地震把活動中心給震開了個裂縫,太大了根本無法修葺,打掉以後只好臨時蓋一個鐵皮屋頂著,現在的學生難收,錢也難賺啊……」

 

        所以說,三流高中真叫人不敢領教啊!

 

        彷彿聽見我心裡想法那般,也恐怕是對方也對現狀過意不去,出於教師的寬慰和洞察性格使然,安撫似地,這麼接著:「不過待久了就知道,這間學校還是有優點的。不管怎麼說都請別半途而廢,年輕人就是要多多磨練哪!」

        微微笑著的我,發出似是而非的「嗯」,便轉過頭看著校長在臺上唾沫橫飛得模樣。

        新生報到第一天,真是個令人不耐,滯悶的日子啊。

 

 

 

        西園高中雖然位在山上,卻也不是完全荒涼的地方,鄰近的馬路有二十分鐘一班的公車經過,山上人家擁有汽機車的也不少,甚至有幾座別墅錯落其中,但可能是年輕一代逐漸往外遷居,今年竟然有因為學生數量太少面臨廢校的危機,創辦基金會甚至不計代價的「收購」學生,來者可能是沒有考好分數,也可能是填選學校志願時太高估自己而落榜的人,也有學生是衝著高額獎學金過來就讀。

 

        在清晨第一道束光,藉由木製窗櫺的空隙於地板和床上打出一個個白色方格時,李顯坤才不情不願地睜開眼睛。

        起身洗了臉,手擦著毛巾拿起時鐘一看,才早上五點三十分。

        他背著手站在窗前,看向發亮的世界。

        這座他許久未打理的房子置產在東勢山接近山頭的地方,往前遙望是另外一座兀自濛濛的山峰,清晨的霧也抵擋不住朝陽自股形的山的輪廓邊緣緩慢溢出,依稀能見著那方被開拓的馬路,灣沿著轉入另一側跌宕巒峰的建築裡。那兒較為擁擠,被住宅佔據著大面積的坡地,遠看那些小小底房,就像是豪華墳場似的;而在凌晨三、四點左右吵醒自己的,是身所在之處這側山上牛羊的叫聲,黑白點交雜在山頭草坡,迴盪於山中那聲音之尾巴,拉長起來像是隱隱尖嘯。

        他又夢到他高中時自殺的母親。

        那種極力隱瞞也不得不嗚咽的,關在門裡的哭泣聲。

 

        隨著引擎熄火,我點燃黑大衛,抽了一口便撚息在煙灰缸裡。我意識到這裡是學校,無奈打開車門,打算到附近逛逛。但是一個叫做折子的老師同時停下了車子,下車後遠遠打了招呼便走了過來。

        「早安啊。」她率先喊了一聲。

        「早安,您今天很早到呢。」

        「是,不過未來一年都要這麼早到了,偏偏排到早上八點的課啊!」

        「早起呼吸新鮮空氣也是不錯的。」

        「是啊,老人家的確適合這樣,我也老囉。」

        不知道這時候應該怎麼表示才好。我繃緊下顎想著,當女人說自己老的時候是不是應該保持相反意見呢?

        我斟酌用詞道:

        「不,您看起來還是很年輕的。」

        「哎呀,」她燦笑一下,雖然眼角出賣了她近不惑的面容,在停車地下室裡發光的臉還是很令人難忘。

        「學弟嘴這麼甜啊。」

        兩人就這樣走過楊樹大道,在要分開之際折子老師突然說:

        「我們有個人事處處長,非常吹毛求疵,煙味什麼的,還是多擔待點哦。」

         啊……,我傻呼呼的拎起外套的領子聞了聞,讓折子倍感愉快的告別而去。我想對她而言我是過關了,得到了善意的提醒,以及未來可能得到的任何幫助。

        進了辦公室後,每個老師都熱情地對新人的我打著招呼,其中一位燙壞捲髮的女老師拿著一疊相片走過來,說是新生報到當天我演講的樣子。

        裡面的我簡直慘不忍睹,在略微黯淡的空間中藉由閃光燈拍出來的自己,雙眼中心各點綴上怪物之綠色瞳孔,因不堪受熱而微微拉開的領結是令人難以容忍的凌亂,還有那像是相撲擂台鐵灰色的檯子,使身上西裝完全格格不入。記得那天校長也只穿了休閒的POLO衫而已……。

        「幫你拍照的是錫榮老師喔,他技術不錯,有個專門的單眼相機。怎麼樣?」

        坐在我斜對角的人轉過來,是個只要笑起來便突顯右邊酒窩的中年男子,此刻正迸著兩排整整齊齊的潔白牙齒,配上他黝黑的膚色,頗有牙膏廣告的味道。

        我點頭向他稱謝。

        「不會啦,拍照是我的興趣。小李第一天到學校還是要收一下禮物比較好。」

        ……

        我想我還是比較適合人情寡淡的大都會吧……。

        我有點壞心的想著。

        「小李第一堂課是三年級的,努力撐一下,因為是升學班,學生比較兩極,睡覺或看別科的書不用理他們,吵鬧的話一定要把他們轟出來,畢竟還是要給好成績的同學一點空間嘛。」

        「真的不用管嗎?」

        「不用管不用管。有些家裡有錢躺著也上得了學校啦。」

 

        等進了教室後,我才真正知道剛才說的是什麼樣的情景。基本上後面三排的學生趴著睡覺,中間幾排小說漫畫藏在抽屜裡偷偷摸摸地翻,看似認真上課的前排學生偶爾打著呵欠,被問到問題時一臉茫然的樣子。

        班級不吵不鬧,安靜,死寂,無法溝通。

        但相對於另外一邊不時發出爆炸笑聲,以及老師嘶啞怒吼的班級,我應該算是幸運很多了吧。

 

        生活就是這個樣子,想不開的話一直都是不如意的。在諸多和自己見識的落差洗禮下,我終於也學會放開胸襟去試著接納這裡的一切,只是仍然緩慢,難見成效。就好比是從監獄服刑出來──這樣比喻可能不太恰當──後的自己重新在社會上生存,發現自己會不斷接受到,當想上廁所時反射性地向上級報備,那種接受異樣眼神的煎熬。

        但是仍然有一點是值得真正喜愛的。

        就是那來自楊林道旁一座白塔內的琴聲。

        只要早晨經過那裡,我都會忍不住駐足。只要傾聽它的聲音,一整天奮鬥的泉源便湧動著灌入心肺,能讓我一整天不間斷地奔跑著。

        發現這個琴聲是上上禮拜,一個週末的清晨。

        當時我一大清早便急著來到學校,原因便是自己的皮夾落在辦公室裡。雖然說在半年中已經充分見識到這裡人心的純樸善良,卻還是焦心的在床上翻來覆去了整晚,天剛亮便急駛到校。

        現在想來真的很愚蠢,只需要打一通電話給隔壁桌的王老師,請他幫忙代管就行了,可是當時怎麼也想不到吧!

        當看見錢包穩穩安放在桌上,不免感慨自己的小題大作。正是那時候異常放鬆的心情,讓每每急著通勤的我緩緩踱步於楊樹林道,才終於聽見一直以來被我忽略的樂聲。

        是輕快的《莫札特小步舞曲》。

        對古典樂不夠認真的我,也能夠知道這首;因母親生前最喜歡帶著年幼的自己赴往音樂廳,那些演奏者在入場或是安可曲,總是會來點開胃菜,或是歡愉之送別。而我也只有開頭的精神和結尾被如雷掌聲驚醒時才聽見這麼樣一種旋律。

        心情輕鬆且略顯亢奮的我假日無事,發起大男孩的探險精神,尋著樂聲找到了白色高塔。

        ──那是和西園高中以一條楊樹大道相隔的啟聰學校。

        當時時節已入立秋,白楊樹不約而同地提早向上露出光禿禿的銀白枝幹,在秋季碧澄的藍天和晨光之中如樹的珊瑚那樣閃閃發亮。這「白色巨塔」被這片白色珊瑚簇擁著,充滿謎樣慘人的色彩,加諸於這裡面收留的學生哪一個不是又聾又啞呢,只有學生才會住在宿舍裡,只有住在宿舍的學生才會這麼早在校裡吧。

        就在我猜想這只是舍監播放的晨間音樂時,樂聲卻嘎然而止。

        那白色高塔三樓,一個鑲有黑框的窗戶,被一雙白皙纖細的手,往上拉開。

        我轉身就跑。

 

 

        過後我和折子提起這件事情,卻徒惹她的嘲笑;在人前溫柔睿智的折子到我這兒居然像放開了的少女似的,總是拿我作為調侃對象,真是讓人無可奈何啊。

        「小心喔,說不定是女鬼呢。」

        「啊?」我不相信,「你難道都沒聽到琴聲嗎?」

        「嗯,好像沒有耶,不然下次我們一起早點來聽聽,你不是說每天都有嗎?」

        「呃……也不是每次都聽到。」

        就好比睡遲了著急趕路的時候。

        「好吧,顯坤拿個錄音機帶在身上吧,聽見的時候就錄一下,不過如果沒錄到聲音可別自己嚇自己哦。」說完折子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我忍不住倒紅了雙耳。

        我在折子心中迷糊蛋的形象大概永遠扭轉不過來了吧。

 

        但還是按耐不下好奇心的我,終於選擇在沒課的空堂跑去尋找白色巨塔裡的「女鬼」。

        時間彷彿回到上上禮拜銀白的週末,對此地的印象仍殘留在褐色沙沙鋪滿落葉的黃土地,蒼白的塔直指蔚藍蒼天,兩側白楊不被風招搖,樹上特有的黑色斑點如侍衛雙眼緊盯自己。而迥異於上次的時空,是上班上課時間的此時此刻,塔中偶爾走動的人影似是撞破夜間櫥窗人偶私下活動的秘密,隔著黑色框櫺出演默劇。

        彷彿擁有默契,三樓的禁錮被女性的柔荑向上拉起。

        我看到一個平凡的少女向窗外望去。

   

        「所以,你真的去找了?」

        「是啊。」我尷尬的道:「很瘋狂嗎?」

        「不,以你這個有伊諦普斯情結的人,已經算是很克制了吧。」

        「什麼意思啊。」

        她似輕吐出煙圈那樣,吐出四個我為之反感的字。

        「戀母情節、啊。」

   

        當下我的不知做何感想,嘴角牽不起來地沈重。但折子卻已轉移話題。

        「說道在啟聰學校能夠彈奏鋼琴的孩子,怎麼樣我也只能想得到那一個了,聽說在小時候是在音樂頗有造詣的天才兒童喔,後來發燒就失去聽力,真的很可憐呢。」

        儘管不高興,我仍舊風度接道:

        「已經聽不見了怎麼還能彈琴呢?」

        折子清淡地笑了一下

        「因為振動啊……聲音的振動喔。真的是個奇蹟。」

 

 

不管你們相不相信,在李顯坤獨處的時候那個夢境就會像是惡夢一般相隨在左右。但他從不捨得驅逐這彷彿被纏上的錯覺,只需靜靜坐在朝東房間的潮濕角落,陽光在地板分劃破碎的方格掩映移動,待逐漸觸碰到他,便會幻想:

那是母親的手。

溫暖地蘊帖在裸踝,腰身、和脖頸。

好像將自己分成兩個人格,藉著此刻去保護那個能夠在社會上生存的自己,以及不去打擾早已黑暗發酵的自己。

是白天與黑夜那般,白天有白天的時間,黑夜也有黑夜必須出來的時候,否則某種分裂的痛苦會隨即到來,有著,非常、非常不妙的感覺。

最初,當「裡面的我」選擇在這裡就職時,「外面的我」感到強烈的不滿,但是我知道,如果處在人群比比皆是的地方,找不到陰影,隨時被人檢視一舉一動的話,「裡面的我」或許會發狂也說不定,非常任性呢。

感覺應對進退,已經很累很累,想把嘴縫上,這樣永遠不會說錯話,這樣也永遠不會說出不該說的事。只是,寂寞的啃嗜猶自錐心,如果有一種東西能夠發洩那就好了,如果有種方式能夠不講話,也能傳達出去就好了。

猶如,《莫札特小步舞曲》。

 

等我再一次尋找清晨的鋼琴聲,是接近冬天,寒冷的週一。

白楊料峭盡顯,尖刺的樹頭似是落下深淵時等候著的穿心之酷刑,我聽著她彈著慢板的舞曲在迴廊裡遊蕩,拿著守衛給的暫入識別證,輕輕敲起啟聰學校唯一的鋼琴房門。

門打開了。

開門的人卻是新生入學典禮時幫我拍照的老師。

他似乎很驚訝看到我,卻一反熱情,冷淡防備地質問我怎麼找來這裡。

「每次上課經過,都會聽到美妙的鋼琴聲。」

是我的回答。

當我聽見少女將琴聲轉調,成而一首全然相反穆肅的曲舞,身體重心訴說般隨著曲調往前一次一次傾軋,並始終將臉朝向門口,透過男人的肩膀直視這裡時,我只能這麼回答。

她在鋼琴底下的雙足赤裸,飛快在樂聲的尾端交替。

直到男人將門關上,我轉身走至長廊盡頭。

而後全力地奔跑著。

可能會讓人感到十分困惑,為什麼此刻的自己必須要那麼樣的衝刺。

 

在每夜反覆的齒輪流逝之音,讓我清楚意識自己的生命正越來地越接近您可能所在的世界,欲脫口而出的無盡歉意便隨著初陽和牛羊自山頂的呻吟那般化為嘆息。我終究還是對不起了您。

只要想到您因為懷下我的孽子跳樓自殺,自己卻無法制止的那無邊後悔,便心痛得幾乎死去。

那個天才一般破空入世的鋼琴演奏也是一樣的吧,明明有大好未來,卻被禁錮的透明鉸鍊緊鎖踝上。原來還是有些什麼能讓人再去彌補,再去拯救。

我奔跑著。

我踩在白影閃動楊樹葉之燃枯上,奮力奔跑著。

我要做些什麼。

要做些什麼。

 

做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六天風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雁情
  • 當下會想要做的事
    沒做
    事後再來做
    似乎太晚了……

    我的感覺啦!^^
  • 是的XDDD

    可惜人人都會自我安慰,感覺好像做了什麼就已經去彌補了過去的什麼
    真的很矛盾對吧
    例如我後悔以前曾經傷害過一個害羞不太愛講話被排擠的人
    在未來我遇到類似的事情時,就會想要保護他
    這種接近彌補的心態其實無可救藥,只是自私的尋求救贖
    正在打算寫這樣的感覺^w^

    感謝厭情來留言WWW開心!!

    greamo 於 2013/09/18 21:00 回覆

  • yaya
  • 快做些什麼吧! 看得我也好想做些什麼...^^

  • 是的!!!衝啊衝啊衝啊~~~~~
    只求心安心穩心無愧悔XDD

    greamo 於 2013/09/18 21:01 回覆

  • 阿梁
  • 我很笨拙.我說真的.我真的看不懂「你」在第幾人稱?

  • 啊啊~對不起吶,因為我嘗試在分裂裡面的敘述人格(笑)
    首先這篇文章是以「外面的我」作為主導,即是以「第一人稱」來敘述故事。
    而當這個視角轉向以「裡面的我」的時候,敘述便轉成「第三人稱」,自己跳脫自己,像是以靈魂的感覺去描述這一件事情,彷彿不會太痛這個樣子。

    對不起啦,這個嘗試看來是失敗了,哈哈哈哈~

    greamo 於 2013/09/18 21:03 回覆

  • funnywatermelon
  • 期待下一集~:)
    中秋節要到了~
    祝greamo連假開心又愉快喔!
    (^_______________^)

  • 嘿嘿~謝謝西瓜媽媽!!
    也祝你中秋快樂嗷嗚~~~~~

    跪求好吃的西瓜月餅啊!!!!!!!

    greamo 於 2013/09/19 08:04 回覆

  • 瑰娜
  • 啟聰學校彈琴的女生....好期待故事接下來的發展! :)

  • XDDDD
    我覺得這個故事最好的結尾應該就是男主角把女主角救出來然後發生一些愛情啊友情啊anyway
    但是斷在這邊我就很滿足了,也許男主角會為了工作而不去報警,還是怎麼樣等等
    由看官們決定:D

    感謝瑰娜的留言~~~~!

    greamo 於 2013/09/18 21:06 回覆

  • J爸爸 (J88)
  • 老師寫的網誌就是不一樣,文采煥發啊!
  • HAHHAHA
    被講老師好害羞喔!是因為之前在幼稚園當老師的文章嗎?
    那個算是打工啦~我才大學四年級,和大家相比是個小鬼也不為過(笑)
    但是那個臨時「為人師表、誤人子弟」的經驗真的非常美好,真的有辦法走這行也許不賴。

    謝謝J爸爸的喜歡:D

    greamo 於 2013/09/18 21:08 回覆

  • 夏映
  • 六,妳把少女的形象跟母親的投射做得很好耶~
    沒搞錯的話,主角跟自己的母親亂倫嗎!?看到倒數幾行發現這件事時忽然覺得前面營造出來清新乾爽的氛圍變得好陰森>"<(妳成功了如果這是妳的目的的話)
  • 是的,亂倫了>////<
    最後結尾我一直感覺沒有寫好,不知道還能怎麼修改T_T
    前前後後刪減了五次左右有吧,把原本的「母親」二字拿掉改成「您」不知道會不會含蓄一點......(我很容易心裡投射,看到「母親」聯想到我媽的話我真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不過這個技能應該是寫故事的硬傷吧)

    然後白楊樹那邊真的是意外之喜
    我本來的確是想營造清新乾淨的秋季清晨
    到最後越來越偏離本意...。
    嘿嘿,謝謝留言=///=

    greamo 於 2013/09/19 08:12 回覆

  • 小牙籤
  • 下集呢!(敲碗)

  • 下集還沒出生(大笑)

    greamo 於 2013/09/23 12:42 回覆

  • 會冷的北極熊
  • 看到「他又夢到他高中時自殺的母親。」
    我就一直在想為什麼他媽媽要自殺
    結果最後謎底揭曉了 原來是亂倫啊
    喜歡你的編排方式
    從那一行字出現後就讓我一直惦記著

    我一開始以為那個用「李顯坤」第三人稱說話的人是作者呢...
  • 謝謝北極熊,每次你真摯的留言都讓我好高興,也謝謝你都說出你喜歡的地方,真的讓我滿足感大增!
    不過有缺點也是可以說的喔!雖然會鬱悶一下但我一定會虛心接受的,哈哈哈哈

    啊~第三人稱這邊的處理不太好,獻醜了T____T
    再說一次真的謝謝,看到你的留言好愉悅啊。

    PS:我老弟經過的時候問我你的大頭貼是什麼角色,他覺得很好看想要去搜尋耶XDDD(抱歉喔他有好圖蒐藏癖)

    greamo 於 2013/09/23 12:46 回覆

  • 會冷的北極熊
  • 诶诶!! 謝謝greamo的愛戴 ///(害羞
    下次如果有發現寫不好的地方會說出來的:-)
    我以前也蠻喜歡寫文章的 可都是那些情情愛愛的老梗OTZ
    看到你寫一些和平常人不太一樣的題材(或許是我書讀太少xD)
    就會覺得有創意 內心也感到很佩服

    謝謝妳老弟,我覺得很開心>\\<大頭貼是好久以前畫的了,沒有參照甚麼角色呢xDD
  • 謝謝北極熊啊!!!!
    哈哈哈
    情情愛愛之所以是老梗,就是因為它該死的好用XDDDD
    所以寫老梗不是錯~我自己也很愛看老梗書喔,看了非常放鬆哈哈,反而那種要集中精力思考的我都必須空出一大段時間才開始看,所以認真算起來我看的書其實很少呢。
    謝謝你喜歡真的XD

    我老弟把你的大頭存在D槽了耶XDDD
    我昨天晚上偷翻他電腦發現的哈哈哈

    greamo 於 2013/10/15 13: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