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ing    

攝影與文/greamo

        我的死黨進去裡面已經好多天了,學校的課也很少來上,因為敝人家裏說的明白點是「深藍」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抱持著半是懷疑、半是猶豫的觀點在看待這件事--很怕這終究只是一場徒勞無功的惡鬥。但是我這種自以為預料到結局的想法其實不過是退縮,我沒有勇氣站進去,在看到別人頭破血流後更甚。

        今天去巨匠電腦報名相關課程,一個超美麗的姊姊--我對她的第一印象真的很好,眼睛像是會吸人,左頰的黎窩讓人心動,但是,她說我這個時候還想到要報名,真的是很有主見的人,不像有些學生不知道上進,還在反服貿不敢面對競爭......。

        那種好感一下全碎了,令我措手不及地。驚訝發現比起好像是「我早就吃過苦我知道你們只是在掙扎」、「與其做些沒必要的事情和公權力抗爭不如好好把握你能把握的」那種洞悉世事千瘡百孔安全的臉,還是那些被稱為「追逐夢想和無所畏懼、甚至笨的要死也要做」的學生們、更令我喜歡。

        她笑得好安全,我腦中萬般思緒飛過,決定也給她一個安全的笑臉,我們坐在這裡,真的很安全,對吧?至少我在未來經過這位面前不必提心吊膽地被盃葛或人際犧牲。教授好像說得對,我們應該是要過去的(但至少別打卡就走)然後,我應該跟父母說嗎?首先我這麼愛家肯定捨不得讓老媽擔心的;就是有我這種亂七八糟打了一堆還是沒去的人。

        或許老師說的平乏無味的時代正在過去,我們身在歷史卻不知道這正是歷史,太陽花學運居然是以後會和子孫講的東西,前提是言論仍然自由。

        希望你們能得到想要的,即使失去一點也能開心的笑。

創作者介紹

六天風云

grea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張捲
  • 學校多位老師表示那些大學生是智障。
    沒有做好學生本分,跑去擾亂社會秩序。

    如果什麼都沒爭取,那未來怎樣我們都無權過問。
    太陽還亮著啊!
  • 因為試圖和平對談未果所以衝突不免越演越烈
    過去野百合成功落幕是因為領導人開啟和平對談,現在我原本支持服貿卻也慢慢發現政府有其固執之處。

    為什麼要把學生視作敵人,學生不是敵人,只是想要讓國家好
    的確有些喊「凍蒜」的失言讓我覺得很白痴,也有學生激進到衝進去不問候果亂翻,但是說到底...怎麼會被逼成這個樣子,大概是因為眼看政府就要默默通過這件事,不知道如何是好衝去廚房拿刀(可惜忘記人家腋下夾槍)那樣的無助。

    我也只能耍耍嘴皮子而且立場尷尬(又忘記我是深藍了)
    感謝留言,另外如果去立院的話請小心。

    greamo 於 2014/03/25 23:58 回覆

  • 莫赤匪狐
  • 咦....超美麗的姐姐嗎,我也想去那間電腦教室上課! >/////<

    我深深對政治厭煩,因為所謂政客就是在他的位置上為他背後的利益團體及力量說話,其實是沒有自己意志的....學生為政治的不合理表達抗議我能贊同,但是課也不上窩在那裡能改變什麼我卻深深不以為然,還是跟超美麗的姐姐說說話比較對. = =+
  • 那個姊姊有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狐狸般棕金的皮毛,一聽到你要繳費,馬上像是聽到遠方風的動靜的大耳狐目光炯炯地轉向你...
    好了我掰不下去XD

    我站在不反對也不支持的立場上面
    不過因為身邊同學和老師大多是學運支持者,所以天秤有比較往那個方向傾斜..
    那種時候我會想到一個雙頭人的影片
    兩個人想做的事情完全不同但是因為身體是在一起的所以必須做出選擇
    或是突然想到以往國中的一個女生拉住我的手,質問我要跟她還是她,否則別想兩邊討好
    有的時候會為了那種必須選擇感到疲憊
    然後又突然想到孔子講親疏有別,隱諱提及人就是必須有所偏重因為你的心在左邊或是右邊這件事

    啊...我只是借題發揮這件一直想到的事情,每次只要有需要做選擇的時候就會想到,只是現在剛好牢騷一頓

    PS:那個大姊姊真的超正,是那種氣質類型的,一看就很有好感,後來她剪短髮了,完全是我的菜...

    greamo 於 2014/06/04 01:09 回覆

  • 悄悄話